一个网络媒体记者讲述自己的别样滋味

时间:10-11-01 栏目:媒体实践 作者:编辑网 评论:0 点击: 3 次



  网络记者与传统记者有何不同?
  我的网络记者生涯虽刚开始,但却深深感到,网络记者与传统记者相比,确有很大的变化:
  1.记者角色的变化
  传统媒体有着明确而精细的分工,记者按照所负责的条线掌握信息,捕捉新闻。这就要求记者深入掌握专业知识,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型记者”。这种条线分工有助于帮助记者深入钻研业务,却也导致了一些记者平时只注意本行业消息,而忽略了其他方面知识的吸收,造成严重的“偏科”现象。而网络记者没有条线分工,需要接受各方面的信息,从国际到国内,从经济到文化,无所不包。如果说传统媒体的记者属于“专家型”的话,那么网络记者则属于“全能型”的。
  2.获取新闻线索方式的变化
  传统媒体记者可以通过自己条线的有关单位、通讯员、会议通知等途径来获取新闻线索。而网络记者因为没有固定条线,也就没有人发请柬通知你参加某些重大活动,所以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是网上新闻浏览、网友提供新闻线索等。
  3.记者分工的变化
  在传统媒体中,记者、编辑有着明确的分工,电视台更是要求在一条新闻的采写中,文字记者、摄像记者不能为同一个人。而网络记者通常肩负着文字、摄像、技术等多重功能,并要能熟练地运用图片处理等编辑手段。
  随着网络的发展,网络新闻的竞争正在悄然兴起。许多有识之士已经提出,网络新闻要办得好,就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然而,目前真正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的网络记者的人数显然适应不了网络新闻采写的需要。由于资金和人员的匮乏,对于传统媒体的网站来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建立起一支完整的网络记者队伍。但是,传统媒体强大的记者队伍本身就是网络新闻的宝贵资源。根据解放日报网站的现状,解放日报副总编辑陈振平提出了“网报联动”的概念,鼓励报社的记者树立网络意识,向网络版投稿。目前,解放日报网络版实行了24小时新闻滚动,所有见报稿件经过审核,首先通过网络版对外发布,一些报纸记者已开始主动向网络版发稿。由此看来,传统媒体的记者完全可以成为网络新闻的采写者,成为新一代的网络记者。
  充分体现网络新闻的时效性
  作为网络记者,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发布消息的即时性,这的确是传统媒体所无法比拟的。
  1999年12月9日晚上,我正在上海广电大厦“中国首届网络小姐决赛”现场采访。当天晚上,我们网络版对本次决赛作图文直播,前方记者向留守在报社的后方工作人员口头发稿。决赛进行得很不顺利,现场频频出错,我们实事求是地将现场情况上网报道。20:30左右,比赛正在进行时,我突然接到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位于愚园路的丽晶酒店刚才突然发生爆炸!这消息立刻使我兴奋起来,我当即向在一旁的领导请示,他果断地派我和另一名技术人员奔赴现场。
  当我们赶到丽晶酒店时,现场已被封锁,执行任务的警察对此事件三缄其口。我从目击市民口中得知,18:15左右,从丽晶酒店发出两声巨响,该酒店的厨房发生煤气爆炸。采访中,证实有人死伤。获得了以上确切的消息后,我立刻用数码相机拍摄了一组现场照片,在进一步采访有困难的情况下,我们立即赶回报社。我写稿,技术人员唐海洋将照片导出。21:45,“今晚丽晶酒店发生煤气爆炸”的图文消息赫然跃上了解放日报网络版的页面头条,成为上海新闻媒体最先发布的消息。
  力求网络新闻更全面、更完整
  利用网络新闻可以随时更新的特点,非常便于新闻事件的连续报道。通常我们先将基本新闻事实上网发布,随后再进行跟踪报道,让网友随时关注新闻事态的发展。
  1999年11月18日,上海野生动物园发生悲剧,一位驾驶员命丧虎口。11月19日消息传出,我立刻操起相机,准备“深入虎穴”,探个究竟。办公室里的同事和我开玩笑说,这两天老虎兽性大发,你可别凑老虎太近了。我哪还顾得了这些,恨不得立刻飞到现场。
  车行一个半小时,到达野生动物园时已是下午4点半左右,按照园内野生动物的作息习惯,动物们已回笼舍休息。时值深秋,树木开始凋零,夜幕正在降临,刚刚发生过悲剧的动物园显得格外凄凉。这时候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记者倒成了动物园的一道奇特的景观。在这些记者中,我是唯一一名网络记者。简短的采访后,我们乘坐公园的中巴进入虎区。动物园的负责人告诉我们,事发后,外来车已被禁止入园,公园采取了进一步的防范措施,出乎意料的是游人反而有所增加。
  中巴停在了离事故发生地不远的虎舍,这时候老虎们都被关进了笼子。经过动物园管理员的同意,我们下车看个究竟。肇事的老虎在笼内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我赶紧举起相机,拍下了它们的尊容。那令人心悸的事发现场也被摄入了镜头。
  20:00,图文消息“血案后外来车已禁入野生动物园,专家告诫:家养宠物也有伤人时”登上了本报网络版。是夜,新浪网以头条位置转载了这三张照片和消息全文。第二天,解放日报社会新闻版组织了“老虎咬人引出的话题”讨论,同时还配发了我拍摄的数码照片。
  也就在这一天,各大媒体对野生动物园的报道达到了高峰。面对各媒体的报道,我仔细一比较,发现出入颇多:有的说肇事老虎“斯斯”因为不满关禁闭而绝食,有的说野生动物园所有的老虎都被关进了笼子。面对莫衷一是的报道,我再次采访了动物园的负责人,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老虎绝食的说法子虚乌有,动物园所有老虎均已出山。同时,老虎非但没有吓退市民,这两天游客反而大大增加,动物园又重新允许外来车辆进入。于是,我们的跟踪报道澄清了事实,也消除了网民对此事的不安。
  网络新闻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它可以将同一事件的相关报道进行链接,形成一个新闻专栏。网友点击该专栏的时候,既可以获得最新的消息,又可以了解事情的背景、发生经过。因此,我们网站对于新闻事件,除了让网友在新闻专栏中获得各媒体的报道信息外,还通过记者的采写,使报道更为完整、准确。
  确保网络新闻的权威性
  常常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网上新闻快是快了,可是谁知道究竟是真是假?的确,由于目前网络还缺乏一定的规范性,从而导致了虚假新闻的传播,影响了网络新闻的权威性。作为解放日报网站,我们的编辑记者都是受过专业教育的、具有传统媒体采写经历的新闻工作者,因此我们不仅在编辑新闻上网时严格把关,更致力于采写真实可信的新闻,树立我们网络的权威性。
  去年11月25日,一条“复旦女学生遭受韩国人侮辱”的消息在网上不胫而走,顿时成为众多网站转载的目标和讨论的话题。这是一篇来自BBS的文章——《我们,究竟被当作了什么》,作者义愤填膺地讲述了几位复旦学生在一次韩国电视台采访过程中蒙受侮辱的事情。许多网站全文刊登了这篇文章,并在BBS上就女学生受辱的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有人甚至将它上升为侮辱女性人格和中国国格的高度。这一新闻的反复出现引起了我们编辑部的注意。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为此我专程去复旦大学采访。
  不来不知道,一来才发现其中的蹊跷不少。经过多方采访,事情的经过水落石出:韩国一家电视台来复旦大学拍摄,由于外事接待上的一些疏漏,原本准备文艺表演的同学参与了一场文艺游戏的拍摄,而韩式风格的游戏又让一旁观看的女同学感到难堪。于是,一个当时并不在场的女生听说此事后,便敲打键盘,将之公布在BBS上。而一些网站更是将原文《我们,究竟被当作了什么》的标题改为《复旦女学生遭受韩国人侮辱》而大肆炒作。尽管当事学生事后又通过BBS澄清了事情真相,可一切已无济于事。校方负责人在接受采访中说,原本是外事接待上的疏漏,同学和学校是可以沟通弥补的,没想到由于网络的介入,竟使此事发展到了这般难以收拾的局面。
  采访结束,已是万家灯火之时。回到报社,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早日将真相公之于众。于是,挑灯夜战到第二天凌晨,终于写完《“复旦女学生遭受韩国人侮辱”有悖事实》一文,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和盘托出。同时,我在文中还呼吁要规范BBS。第二天,文章在解放日报网络版刊登后,复旦大学的老师还特地打来电话,感谢我作了一个全面、公正的报道。
  目前,我国大多数商业网站因为没有新闻采访权,因此大都以摘登传统媒体的新闻为主。许多消息经过反复转载,各取所需,断章取义,最后竟与原文意思大相径庭。而我们编辑部的记者们始终以公正、真实作为网络新闻报道的准则。
  比如,我们经常在网上看到批评演员周里京的文章。究竟是不是这个演员的素质极差?今年4月15日,由谢晋执导的电影《女足九号》在杭州开拍。在开拍仪式上,周里京对媒体的不友善态度再次激怒了在场的记者。我就此采访了导演谢晋,他却很同情周里京,并希望媒体不要老追着不愿接受采访的人不放。谢晋说,周里京对媒体的不友善,与他的个人经历有关,他曾被误认为杀妻凶手,而当时媒体的歪曲报道使他蒙受了很大的伤害。于是,我又在网上发表了《谢晋:你们应该善待周里京》一文,“仗义执言”了一回。
  网络记者的亲密伙伴
  就像文字记者离不开笔和纸、电视记者离不开摄像机一样,网络记者的工作自然离不开网络和相关技术的支撑。每天,所有的网络新闻均由电子编辑系统发布,在“无纸化”的网络世界里,网络记者除了要掌握相关电脑软件的操作之外,还有两个最亲密的伙伴:数码相机和笔记本电脑。
  第一次外出采访的时候,领导交给我一件新式武器——一台SONY数码相机。这个银白色的家伙既不像摄像机那样笨重,又不像传统相机那样需要冲洗相片,它可以同时储存60张照片和15秒长的录像。只要联上电脑,图像和声音就可立即上网。
  刚开始时,我端着这个手枪似的家伙出现在新闻现场,总能引来人们好奇的眼光,并且自觉地让开一条道,便于我拍到最好的照片,着实满足了我潜意识里的虚荣心。可是几次采访下来,我慢慢感到,这新式武器可不好端呀:当一件突发性新闻发生时,你揣起相机就得往现场赶,而到了现场,不仅要采访到有价值的新闻事实,还要拍摄到有新闻性的照片。也就是说,文字、摄影记者就你一个人。所以,每次到了现场,我感到自己就像是到了战场,又是记录又是拍摄,常常是忙得满头大汗。可心里老想着,别说是新闻工作者的崇高使命,就冲着老百姓对我这网络记者的热情,也得出色地完成采访任务。
  记得1998年抗洪抢险时,我们提着笔记本电脑赶赴遭受洪水侵袭的武汉。当时解放日报网站还没有成立,我们使用的笔记本电脑只能和报社相连。每天在一线采访的稿件,通过这台电脑传回报社,最快也只能在第二天的解放日报上使用。而如今,带上连入国际互联网的笔记本电脑,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将稿件传回报社,审稿后通过网络编辑手段,便可即时上网。
  


更多



 
关于本文作者

及时的行业资讯,实用的网编技能,全面的管理规范,编辑网助力网络编辑晋级之路。

QQ 号码:11815050
腾讯微博:http://t.qq.com/a11815050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izeiss

又是一只飞过天空没有留下羽毛的鸟X,你懂的……

一个网络媒体记者讲述自己的别样滋味: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