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摄影更有担当 让照片更有力量

时间:13-10-03 栏目:新闻采写 作者:编辑网 评论:0 点击: 3 次



——访第九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得者雍和
作者:郑 频 来源:《报刊业务探索》2012年第10-11期

  “雍和用照相机书写上海改革开放30多年的重要历程——他看见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但没有忽视对原生态的侵害;他记录新兴阶层的兴起,但没有忽视老产业人群的失落;他关注市民的安居工程,但没有忽视拆迁中的矛盾……雍和的快门始终与上海城市发展的脉搏一起跳动,没有使他生活的历史成为空白。”

  前不久,雍和老师以最高票获得了第九届中国摄影金像奖,以上这段文字是组委会对他的评语,充分体现出雍和老师的信念与责任,坚持与使命。本刊近期访问了雍和老师。

  问(▲):您获奖照片中单幅组里有一张“留守儿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两个孩子,被关在黄鱼车后的笼子里,跟父亲一起穿梭在上海大街小巷,看了让人很心酸。您拍成这张照片是跟了他们很久吗?

  答(●):其实拍这个照片是一瞬间稍纵即逝的,但是这个题目的想法是长期的,可以说是一种厚积薄发。

  那个时候正好是暑假,有很多被称为“候鸟”的留守儿童,从老家来到上海和父母团聚。他们父母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带他们去东方明珠、欢乐谷之类的游乐场所,很多孩子就跟着父母去工作,有的去工地,像照片里的是跟着送水车,这是很普遍的情况。

  我以往采访过很多留守儿童的生活,他们虽然生活在上海,但是游走在主流之外,和主流圈里的本地小孩经历着完全不同的人生。

  那天我跟好几个朋友出去扫街,正好看到这样一辆黄鱼车骑过,他旁边就是一辆跑车,很快就开过去了。碰到这种场景,我不可能考虑很久再拍,跑车马上就走了,所以我立刻按下了快门。这是一种本能,是长期积累的经验,一看到就知道是一个画面,本能地按了下来。

  这张照片不是一次刻意的拍摄,而是我平时就对社会对现实有很多思考,碰到这样一个场景,一触即发。如果平时只是玩乐,对社会现实不思考,碰到好的场景也会来不及反应。

留守儿童

2007年7月11日,上海南市人民路,跟随送水工父亲到处游荡的农民工孩子。暑假时的上海街头,这样的孩子很多。/雍和 摄

  ▲:还有一张表现黄浦江水质污染的照片,这张照片吸引我的是那两只对着天空的脚,虽然那个跃入江水中的人也满震撼的,但不及那两只脚。您怎么会想到拍进这两只脚的呢?这是摆拍吗?

  ●:不是摆拍。当时是有一个人坐在防汛堤上,我在他旁边用了一个广角,把他的脚带进去,这纯粹是视觉上的好看。其实这两只脚,和这个画面的内容也没多大关系,但照片本身是一种视觉表现,要让人觉得好看,这样才能吸引人。

  视觉有冲击力,只是第一观感,真正看到后面,真正对视觉上造成冲击的,还是内容上的魅力,新闻啊、纪实啊,最终还是需要内容来支撑。最终震撼人心的,还是内容。视觉形象只是第一步。

  我们现在有很多照片,眼高手低,就是他想表现的内容很多,但是拍出来的照片读者感受不到,觉得看不出这些个意思。避免“眼高手低”,首先要求把照片拍得至少还比较好看,让人想看,看了以后再琢磨这张照片的意思,所以形式和内容还是有结合的。

守着江河缺水喝

2006年7月26日,有人在黄浦江上嬉水。上海不缺水,经过多年整治,黄浦江、苏州河

黑臭现象也已大为减少,但符合饮用水源国家标准的地表水,当年仅剩下百分之一。 / 雍和 摄

  ▲:您拍摄了大量民生题材的照片,在此期间必然会遇到很多麻烦吧。

  ●:任何一个人,都是喜欢听好话,不愿意听反面的。有反思能力的人,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接受批评或者质疑。有的人没有反思能力,可能会觉得你在找麻烦,鸡蛋里挑骨头啊,层层设置阻碍。特别是公权力,特别会维护自己一方的利益,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和权力来阻碍你,这是经常会碰到的。比如我被邀请去报道一个工程封顶的仪式,主办方当然希望我报道工程如期完工啊、七一向党献礼啊。假如我提出一点质疑的想法,不要说批评了,仅仅是质疑,他就要不高兴了。这次单幅组里有一张照片叫“慰问”,那是一个重点工程,在高温天领导要去慰问工人,我只能认可他的初衷是好的,但是里面有很多作秀的成分。官员作秀也无可非议,但是要给老百姓实惠,不能光想着给自己脸上贴金啊。那张照片就是这样,39度的天气领导要给工人发慰问品,那个贴着“慰问品”的纸箱里无非就是风油精、毛巾之类的小东西,而且工人那么多,就那么一个小箱子,还让工人穿着新的工作服,戴着安全帽,在39度的高温下站了半个小时,那你的初衷到底是什么呢?可想而知,我发了这张照片,那些慰问的领导肯定是不满意的,以后有这样的活动也不会再通知我去参加了。哈哈。

  ▲:那您做这样的批评报道的时候,如何避免麻烦呢?

  ●:做批评质疑报道的时候,需要特别谨慎。说人家好话的时候,吹牛、夸大其词,说得过分一点,对方也不会有意见。但是遭到质疑的时候,就会千方百计来回击你。即使你批评的是事实,他也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反驳你,如果有一点点和事实有出入的地方被他抓住,他会动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或者找报社领导啊,找宣传部啊,甚至诉诸法律,来找你麻烦。因此,做批评报道的时候特别要当心。一是对事实负责,对读者负责,对报纸负责,要真实准确。二要保护自己。我们现在舆论监督的环境不尽如人意,只有自己学会自我保护。职业摄影记者是要做持续报道的,不是一锤子买卖。这就是一个技巧的问题了。

  我觉得人就是这样。人心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只是从不同的角度看罢了。在位上的领导会带着一种既定的眼光来看这个报道,但是当他离开这个位子,没这么多利益牵扯的时候,他可能就比较公正客观。同样,他如果作为一个领导,会反感你批评他的成绩,但是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时候,你只要言之有理,他内心还是有一块地方可以接受的。所以批评既要得理,又不能恶意。善意的批评并不是指批评的程度,而是基本事实要清楚,且不能为了吸引眼球无限夸大,尽管批评对了,但对他就是一种伤害,那可能就接受不了。

  ▲:动迁这个题材会得奖您意外吗?

  ●:有点意外。

  中国摄影金像奖是中国摄影最高奖,之前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今年是我很熟的一个朋友,希望我能参加。金像奖前两次都碰到假照片的问题,遇到危机了,他们要重振旗鼓,就需要一些比较好的摄影师去参与。我本来是抱着得不了奖的想法,选了一组动迁的照片给他。虽然得不得奖我都无所谓,但是如果得奖,就应该是我本人比较认可的一组照片。我完全没想到最后会得奖,而且是最高票。

  这组照片一共12张,涵盖了动拆迁中的很多方面,有动迁咨询的照片,有欢欢喜喜搬入新居的照片,有看电视里温总理做政府工作报告的照片,期待中央政府给他力量的照片,也有绝望抗争的一面。其实12张太少了,给我二三十张的话还能涵盖更多。因为动拆迁涵盖的方面太多了,银行、房地产商、政府等等各方面的利益纠缠在里面。

  ▲:您在拍摄动拆迁的过程中曾遇到很多阻碍吧。

  ●:不让你拍,是常态,让你拍,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博眼球的时代,什么事情都希望记者能报道一下,可是任何一个动拆迁,都不欢迎有镜头对着他。

  我曾经和有关方面谈过这个问题。他们说我老拍钉子户之类。我说,钉子户一开始也不让我拍,因为不知道我的用意是什么。他知道我是报社记者,就说我们记者都是唱赞歌的。我要花一定的时间,通过一定的交流,才能化解他们的疑问,让我进去采访拍摄。他们也都知道,我帮不了他们什么,我既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是房地产商,不能多给他们一分钱或者一个平方,但是他觉得你涉入其中,能给他一个正能量,可能多多少少有一些舆论方面的帮助,时间一长,他就欢迎我拍,甚至主动打电话提供信息。其实我也想做一个客观全面的报道,从政府的这一面、动迁组的这一面,来拍他们的工作怎么进行,但是总是被拒绝。任何一个动迁组都是这样。要我拍的,就是欢天喜地搬新家的时候,但是平常和动迁居民谈判的时候、强迁的时候,为什么不让我去呢?其实我也是非常希望进入他们的世界,讲讲动迁组的心声,碰到“刁民”时候的辛酸,其实动迁户也不个个都是善良讲理的。但是我拍不到。

  我承认,我动迁的这组照片,还不够全面,但是我努力过,尽量希望做到客观全面公正。但是很多事,人为地制造了鸿沟不让我跨越,我只能尽力做到自己最大的可能。

  ▲:您觉得自己是在记录历史吗?

  ●:有一点。我始终觉得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年代是史无前例的,尤其是在中国,既有正面的,比如奥运会、世博会、世界500强会议都在中国开,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反面的,比如有毒食品、动拆迁、贪污、做秀,许许多多的社会弊病,这是我们当下这个时代才有的。我们现在虽是一个乱七八糟的时代,什么荒唐的事情都会发生,但却是一个新闻摄影最好的时代,因为有那么多事情发生,创造了很多的可能。

  我有一次在德国碰到一个摄影记者,他就觉得在德国没有多少东西可以拍,除了天气就是一些做秀,比如iPad发布一个新产品或者政治选举。突发的、荒唐的事情,很少很少。他们可以想象到明天的生活如何,后天的生活如何,一切都按部就班在进行着。在这样的状态下,摄影记者发挥的余地不大。反而是在我们这里,太多题材可以拍。

  我们应该这样想,这个时代不会永远这样下去,比如我们的GDP,已经从两位数的增长变成了个位数的增长,这是人类社会共同的规律,发展速度一定会慢下来。经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总会遇到瓶颈,政治体制意识形态就必须改进,否则和经济发展不能相适应。当中产阶级壮大到一定的程度,自然而然会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就需要一些媒体来发表他的声音。

  多少年后,我们会对这些现象从历史的角度重新认识,重新反思。就像在英国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上,回顾英伦三岛的那段历史,他把工业革命当作引以为傲的一面来回顾,但是也把圈地运动放在里面,虽然不太光彩,但这也是必要的历史进程,现在也能被理性地看待,放在这样一个世界性的party上来展示。我想我们国家过了多少年后,也能审慎地、理智地看待这段历史,不再刻意回避,好的一面当然要发扬光大,反面的事例也要引以为戒,这就需要文字和图像,不能到了那个时候,才说当时没有人去做这件事情。

  我一直认为,传播有两种,一种是横向的,就是新闻纪实,拍了以后通过媒体,电视、报纸、博客、微博等,立刻传播出去。另一种是留给后代的传播,成为档案馆、文化艺术史、历史教科书的一部分,是纵向的,向子孙后代传播,我觉得这一块不应该缺失。

  照片的价格,有些来自于收藏;照片的力量,更多的时候则源自于传播。我们身处发展的大时代,史无前例,我愿意和大家一起努力,让摄影更有担当,让照片更有力量。


更多



 
关于本文作者

及时的行业资讯,实用的网编技能,全面的管理规范,编辑网助力网络编辑晋级之路。

QQ 号码:11815050
腾讯微博:http://t.qq.com/a11815050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izeiss

又是一只飞过天空没有留下羽毛的鸟X,你懂的……

让摄影更有担当 让照片更有力量: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