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舆情公关 > 正文

一些新闻记者敲诈勒索的伎俩和方式


2014年09月09日 ⁄ 共 2445字 ⁄ 字号


撰文|黄海渔夫

来源|天涯博客

【背景:人民网9月4日电 据人民日报法人微博消息,上海警方日前侦破一起以舆论监督为幌子、通过有偿新闻非法获取巨额利益的特大新闻敲诈犯罪案。涉案的21世纪网主编和相关管理、采编、经营人员及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等8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案涉数十家企业。

 

警方初步侦查发现,2013年11月以来,专业财经媒体21世纪网主编刘某、副主编周某以及部分采编经营人员,勾结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等财经类公关公司,以21世纪网为主要平台,采取公关公司招揽介绍和业内新闻记者物色筛选等方式,寻找具有“上市”“拟上市”“重组”“转型”等题材的上市公司或知名企业作为“目标”对象进行非法活动。】

 

以下为作者写于2006年的旧文:

 

2006年10月26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以“中华工商时报记者以批评报道勒索企业近百万”为题目,报道了原中华工商时报浙江记者站站长孟怀虎涉嫌敲诈勒索和强迫交易罪等刑事案件,使得一些顶着“无冕之王”的衣冠进行敲诈勒索的记者的丑恶行径再次被人们所关注。多年来,一些媒体为了扩大报刊发行、招揽广告收入,对本单位的记者和驻各地的记者站下达任务指标,于是逼迫一些人为了完成任务而去搞些歪门邪道。有的新闻单位还为了扩大创收,在社会上乱招人员,使得他们的招摇撞骗有了媒体可依。孟怀虎利用自己作为中华工商时报浙江记者站站长、记者的职务,以发表批评报道,曝光相要挟的手段,向企业进行勒索,虽然只是代表了少数人的所为,但也不得不让我们看出了现今媒体自身的管理漏洞。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新闻法,如果仅用民法和刑法来裁决新闻从业人员的行为规范似乎还有不完善的地方,如何不让这些欺骗敲诈有可乘之机,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任重道远。综观这些欺诈伎俩,可归纳为四种:

 

一曰“单刀直入式”。使用这类招式的人,多为上级媒体的记者。他们往往是抓住某地方政府、某部门、或某单位存在的一些问题,以曝光相要挟,将事先写好的采访稿子送给当事人看,直言相告将予以曝光报道;若当事人害怕被曝光,则正中其下怀,于是,他便会利用当事人怕被“黑”的心理提出当事人需要支付“撤版费”、“采访费”、“工作奖金”等种种理由和条件来换取免于被曝光批评,于是当事人不得不放出些血来以求相安无事。这种做法,对于行骗者来说是最简单的也是最为常见的一种招法。记得在去年7月末在的河南汝州发生的一起煤矿事故中,当地政府向各大媒体记者发放“封口费”中,共涉及了100多家媒体,480人领走了20万元,而当地政府明知其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是假记者,竟也不敢挑明而只好任凭被诈骗。

 

二曰“相约合作式”。这种招法大有“周瑜打黄盖”的味道,一方想借记者的吹嘘为自己扬幡出名,另一方则更是想顺情狠敲对方一笔,这种方式对于两方来说虽有愿打愿挨的默契,但对于“被打者”,如果不明就里还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需要付出多少代价来才可以是“等量交换”。笔者曾听闻某乡镇领导为了让上级知道自己的政绩,便央求某“记者”为其写稿表扬,商定每稿付稿酬2000元。结果,这个“记者”最大的能量就是在某市级日报上为其刊登了约300余字的“小豆腐块”,该乡镇领导认为这和当初的约定出入太大,拒付余下的1000元,于是闹出了该“记者”要起诉乡镇的笑话。“相约合作式”的欺骗,不仅仅是“周瑜”欺骗了“黄盖”,更可恨的是他们相互勾结一起又欺骗了广大的“受众”。而这类的产物往往见诸于媒体的“有偿新闻”中,一些记者或为某些地区、单位虚夸政绩,或为某些地区的领导、个人歌功颂德;而其后的交易更是各种各样,有的直接送以钱物,有的则是为“立功”的记者大开方便之门,慷慨地其办理各种“人事”。

 

 

三曰“李鬼横斧式”。这一招一般是指那些假记者而言的。大部分来说那些搞明目张胆的敲诈勒索之事也是这帮人等所为。这些人一般都曾在某媒体做过临时工作,在常人眼里也多是些不务正业的混混。他们假借就职于某新闻媒体,制作假“记者证”、“采访证”、“介绍信”,到处游说行骗,有条件的甚至租借某宾馆大厦,挂起“***记者站”、“***报(刊)社(台)驻地办事处”的牌匾,招些不明就里的人为其跑腿;也有的在自己的车里挂起不知从家作坊里敲打出的假“新闻采访”牌子招摇过市。这类骗子有的曾在媒体工作过,有的人有亲戚朋友在媒体的工作,所以他们大致了解媒体的构成和运作过程,这给他们的行骗创造了条件,于是他们“忽悠”起来往往也头头是道,让人分不清真假,有时候连政府官员都被蒙倒.他们四下撒网,各处“剪径”,极尽骗吃骗喝骗钱之能事。笔者曾亲历一事:前年有位朋友曾向我打听认识不认识“任某某”,说这是中央某媒体驻本地的记者,并将其留下的名片呈给我看。我接过名片一看,顿时笑得我就要做喷饭状,但见那张名片上印的联系地址和电话和我的办公地址、办公电话一模一样。于是心里不由得狠狠地骂了一句:TMD,竟敢假冒到老子的头上了 。

 

 

四曰“黑脸红脸式”。此招式为当今最为流行的敲诈方式,也是最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办法。一般这要由多人的配合才可以上演完成,然后大家分成。其做法是:开始由一、两个记者以“黑脸包公”形象出面采访被调查的地区和单位,专拣其可以曝光的地方采访,然后通知被采访对象,以问题严重,影响广泛,必须予以曝光批评相要挟。接着又来几个其他的媒体记者也闻讯而来,也要曝光,弄得被采访者难以招架,只好以好言好语来“安抚”记者“息怒”。这时候该唱“红脸”的“关公”出场了,于是在这些记者中会有一个人跳出来(或找和被采访对象有联系的人做“红脸”),向被采访对象晓以利害,说什么这个稿子报社总编已经定了,必须发表;或说我们也是带任务出来的,总不能让我们空手而返吧;或说群众影响很大,不发表就无法向读者作一交代,等等。最后压迫被采访者只好花钱消灾,不是签订在其媒体上发表广告的合同,就是大量订阅他们的报刊,或赔偿采访误工损失费,末了,还弄个被采访者直对这个唱“红脸”的感恩不尽,并许诺所欠下的人情来日相报。真是个被宰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挨刀子的。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