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采编 > 正文

记者节看记者:做新闻的6大好处与4大坏处


2014年11月08日 ⁄ 共 2705字 ⁄ 字号


做新闻的六大好处

 

一、自由

 

首先是时间自由。比如我,工作20多年,何曾坐过一天班?虽说总体工作小时未必少,但能够自由安排时间,不受早九晚五限制,不必装模作样呆在办公室杀时间,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其次是人身自由。干新闻的人没有身份的概念,天不拘,地不管,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权威不怕官。在媒体内部,当领导的,要么有业务,要么有人品,二者皆无,就没人听你的。从来都是领导哄下属,哪有下属怕领导?一不合意,抬腿走人。不像体制内,再憋屈也得熬着。

 

到了外面采访,对人对事平常心。遇强不弱,遇弱不强,“见官大半级”,从来不会非理性地崇拜谁。很少听说哪个记者追星什么的。

 

再次,思想自由。在目前的中国,自由表达还很遥远。但自由思想,记者可以做到。

 

之所以能够自由思想,正是为有时间自由和人身自由。自由需要基础;当然,自由也是一种气质。这个气质,在新闻圈这个宽松的环境里可以培养出来。

 

二、经历

 

20多年前,我选择当记者,有一个朴素的动机,是想走南闯北。这个愿望,当记者还真能部分实现。

 

以我而言,十年记者生涯,祖国万里河山,34个省市自治区,何处未曾涉足?我曾撰写一组《旧事新叙 • 行走》,专门记载这些经历,恰似人生宝贵财富,是职业对自己的馈赠。

 

和其他行业的人不一样,记者每到一处,底层百姓,达官贵人,皆有接触。见不同的人,经不同的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身心投入,感慨系之。他对生活的理解是深入的。

 

我经常见到一些来财新的求职者,简历上写着“爱好旅游”。这让我忍俊不住。我想对他说,如果当上记者,就不必有此爱好了。谁见过一个真正的记者,是热爱旅游的?最多不过是陪伴家人尽责任,假装感兴趣而已。

 

《邵氏弃儿》的作者,我的前同事庞皎明曾经对我说,他当年选择当记者,是因为记者是一个“有趣”的职业。皎明深得吾心也!

 

三、见识

 

有自由、有经历,必然有见识。

 

也许有人会问:见识有什么用?用孔夫子的话来回答吧:“朝闻道,夕死可矣。”

 

你有见识,就明白事理,至少不会被骗,不会被蛊惑,能够活个明白。

 

多年前,在工人日报时,我的总编辑张宏遵曾经对我说:“就算不能说明白话,至少要做一个明白人。”时至今日,我越发认识到这句话的价值。

 

四、求知

 

新闻的本质是求新,记者的任务是求知。不断学习、不断求索、不断发掘,“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在与时俱新的过程中,你可能会劳累,但不会乏味,这是新闻的魅力所在。

 

当记者,你不得不终身学习。你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会得到满足,你的知识和能力与日俱增。这是人生的本领,是换不来、夺不走的。

 

很多人工作多年后,会回到学校,读研、读博。当记者回炉的很少,不稀罕什么硕士、博士学位。为什么?这个职业每天都在学习,且不用交学费,还拿工资(当然不是很多)。

 

五、表达

 

表达是人的本能和欲望。每个人都在表达,但是,记者的表达,可以借助公共媒体来放大。

 

想当年,改革开放之初,全国没有几家报纸,那时的记者,何其了得!我至今记得《中国青年》杂志关于“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的大讨论。其实,主持讨论和回答问题的,不过是几个普通的编辑。但他们的角色,他们的表达,几乎就是国人的导师。

 

现在自媒体发达,这是互联网送给中国人的礼物。尽管如此,记者的表达,仍然比常人有更多的优势。

 

六、改变

 

这里说的“改变”,是对社会的改变。

 

人或多或少总会有一些追求。新闻理想,在今天似乎已很奢侈,但这并不妨碍它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并正在为许许多多人所坚持。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有许多类似的珍贵体验,此篇小文,无法一一道也。只想说明,新闻确实有着改造社会、推动进步的力量。

 

它嫉恶如仇,鞭挞丑恶,唤醒良知,引导人性中向善的愿望;它会赋予你职业成就感,让你体会到一种感动,让你发现生活的美和意义。

 

读者诸君,有上述六条,选择当记者,理由还充分么?

 

做新闻的四大坏处

 

一、焦虑

 

焦虑是所有记者和编辑最共同的感受。“惺惺相惜”是也。

 

截稿线是焦虑源之一。交稿时间到了,编辑等着初稿,版面等着成稿,发行等着成品。可是,稿子出不来,从记者到编辑到值班主编,谁也逃不了焦虑。哪个记者未曾有过因稿子被催、被逼而丑态百出?

 

第二焦虑源来自采访。采访是新闻的起点。好的采访是成功的一大半。可是,现在采访越来越困难。有官方的推诿和封锁,也有被采访者的拖延、傲慢甚至斥骂。有的时候,整篇报道,就卡在一个采访上,成功近在眼前却不可即;或者其他同行已经突破而你不能突破,那个焦虑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二、劳累

 

新闻求新,这要求记者每天都得面对新领域、新事实。

 

常规操作程序是这样:记者接到题目,第一件事就是研究相关背景,学习专业知识,找到新闻点和采访突破口。假如第二天就要出差,只能连夜看材料。很多记者都是在行前打印出厚厚一迭材料,在飞机上看。

 

白天采访之后,当晚连夜整理成memo,消化采访所得,并确定第二天的采访方向。争分夺秒,犹如打仗。有同事说没有时间游玩,

这是真的。就算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啊!

 

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体力脑力同时消耗,这就是记者的宿命!

 

三、风险

 

新闻面对的是社会。社会纷繁复杂。干预现实,就要与风险相伴。有政治风险,有社会风险,也有人身风险……

突发事件记者更是如此。一声号令、千里奔袭、风餐露宿、夙兴夜寐;被辱骂、被驱赶、被追打、被扣留……有经历的记者,早已淡然处之。

 

我的前同事庞皎明,在《邵氏弃儿》的记者手记中信笔写过几句:“深入山西各地,与煤矿工人同吃住,去探寻煤窑的黑金江湖……我们拿着微薄的薪资,但却充满斗气……说‘社会需要我们这样的人’,可是,‘社会’又是谁呢?我们被人追打、呵斥,在盘山公路上以时速120公里的速度逃命……”

 

四、管控

 

这个问题敏感,不多说了。

 

写完以上四点,一定有同事希望我写第五点,“钱少”。

 

公平而论,和全社会平均工资水平相比,媒体行业的工资并不算少。只是因为干这个行业投入太大,相形之下,收入就显得少了。

因此,“钱少”不能算干新闻的“坏处”,只能算“不足”。

 

有以上四点,似乎苦不堪言,是吧?

 

但是,凡事相辅相成。君不见经受过记者职业考验的人,都“特别能战斗”吗?不怕苦、不怕累、不怕事。不唉声叹气,不怨天尤人。见多识广,得失泰然。这是这个职业对人的锤炼。

 

前两天,我们一拨同事到古北口秋游。事后总结,当过记者和没当过记者的,就是不一样。

 

一是爬山。到了目的地,几个女记者,扔下行李就去爬山;没当过记者的,要歇一歇再去;二是游玩回来,几个没当过记者的反映,住农家院被跳蚤咬了。几个女记者相视一笑,若无其事。

 

为什么?经常出差,早皮糙肉厚了。

 

作者:张进,财新传媒常务副主编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