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融合 > 正文

一名40岁女主播的失业手记,媒体人新一波离职潮来临


2014年11月21日 ⁄ 共 2154字 ⁄ 字号


 

媒体业的上一个黄金十年里,有这样一群优雅而犀利的女性媒体人,她们或行事凌厉、或者知性美丽、或优雅从容,并且见证了媒体业进入数字时代后的光速发展。然而,十年过去了,媒体业的改革风暴来袭,首当其冲的就是这群当年风华正茂、如今步入中年的女性媒体人。下一波离职潮,她们该如何自处、如何突破职业瓶颈?今天媒趣君为大家独家翻译前CBS记者、现任MSNBC电视台主播Mika Brzezinski的失业手记,看遭逢中年失业危机的媒体人如何华丽转身。

 

 

 

我刚刚做新闻的时候做的是地区新闻,一做就是十年。然后我去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没日没夜地又工作了四年。这之后我当了两年的女性电视节目主持人。最后我终于成了CBS的一名记者——我那时觉得这应该就是我的终身职业了,而且第一周入职就赶上了9/11。

 

之后几年,我为“CBS晚间新闻”,“CBS周日早报”还有“60分钟”搜集素材,踏遍了整个美国。后来我成了“周日版CBS晚间新闻”的主持人,说实话,我一直很骄傲。

 

可当我即将迈入人生中第四个十年的时候,我的职业路断了。那天我被叫到了CBS新闻总监的办公室,他们告诉我“公司有新的发展方向了”,然后我就莫名其妙地被解雇了。他们喜欢过我的作品,不过之后不会再稀罕了;或者他们已经找到别人来代替我了?反正我在CBS新闻的日子就这样毫无预告地被喊停了。

 

我有些恍惚了。被解雇就好像昨天的事一样,心里五味杂陈的,很愤怒,觉得被迫害了,又有点儿兴奋——好像我重获自由了。可这突如其来的自由又让我心里害怕。时间慢慢流逝,我的心被一种新的恐惧占据了——我的下一份工作到底在哪儿?

 

 

我四处投简历,但投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了。我翻遍了所有能找到的就业通告,问了所有认识的人。幸运的是,我曾经得到过一个面试机会;不幸的是,他们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为什么被解雇了?我无言以对,因为我也不清楚。

 

每面试一次我就受一次打击,打击到最后我明白了,一切都结束了。没了奋斗目标,我的生活很难熬。“No thank you”是我得到的唯一的回应。半年后我又给这些曾经拒绝我的机构投简历了,但这一次还是没有回音。

 

还有一次,我得到了一个试镜的机会——是美国广播公司(ABC)在华盛顿的一个分支机构,做地区新闻的。但这一次我等到的回复是,“你很接近(我们的要求),我们会考虑你的。不过要在另外两个候选人之后。”我满心的渴望还是被残酷的现实浇了一盆冷水。最后他们把这份工作给了Alison Starling。她很有才华,如今Alison还是那里的女主播。

 

九个月以来我一事无成。看着离职金越花越少,我明白我应该找条新路了。我不再只挑新闻机构投简历了。

 

就这样我等来了一个公关公司的面试通知。我自信有能力胜任这份公关工作。

 

可就是这个时候,我的一个好朋友——一个很有才华的CBS新闻制作人——也被解雇了(或者说她终于挣脱劳务合同的锁链了)。同样的故事再次上演,只不过这一次不幸降临到了我朋友的身上。正因为我经历过她所经历的,我就给了她一些指导。我尝试着减轻她的痛苦。我了解那个老地方,了解操纵这一切的人,所以我开导她就像当时开导我自己一样。她是CBS最棒的制作人之一,教会了我所有的事,从声音的控制、画面的跟进再到如何讲好一个故事。

 

与此同时,新的机会也来了。我在公关公司的面试很成功,成功地进入了最后一轮遴选。如果一切顺利,我将成为这间公司的副总监。这意味着很多很多的钱——这些钱可以让一个家把日子过下去而且过得更好。这份工作就像是一条新的生命线,等着我去接续。

 

 

我焦急地等着那个叫我去参加最后一轮面试的电话。我不会忘记那一刻——我开着我的皮卡上了坡路,1993年出品、摇窗版的福特150。可是我的皮卡突然熄火了,然后就彻底抛锚了。我知道这意味着我要在4S店花上500美元来修车。而我已经拿不出500美元了。然后我的电话就响了。是那个公关公司!他们打来问我这一周能不能入职。

 

我把我的皮卡停在了路中间,然后我听到自己在说“我非常乐意,但我必须诚实地告诉你——我知道一个人,她比我适合。这么说吧,她和这份工作简直是绝配。”之后我开始向她们夸奖我那位即将被解雇的朋友。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是那样的自然而然,就好像事先排练过一样。这些话很容易说出口因为我说的确实也是事实。她非常适合这份工作,但我不是。我清楚地知道这是一条什么路,就像我清楚地知道我很需要这条路一样。但我更清楚,我不会选择这条路。

 

挂上电话,我几乎崩溃了。趴在方向盘上我问自己:“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呀??你无可救药地需要一份工作!”即使在那一刻,我也知道我会选的只有一条路。但绝不是这一条。我知道我要的是我13岁就选定的那条路——我必须想办法回去。

 

又是好几个月过去了,我还是在想办法托关系。我祈求别人给我一份工作,随便一份就行,只要他们缺人我就上。后来我终于等到了。我的新工作是在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做30秒新闻播报员——一份业余的、兼职的但却是全天候的工作、要是在15年前,我绝对会嘲笑的这份工作。

 

在MSNBC工作了八个礼拜之后,Don Imus因为他过激的言论而被免职了。MSNBC开始为它全新的早间新闻节目寻找主持人了……

 

我回归了。

 

本文由腾讯新闻旗下产品“全媒派”独家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