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编辑 > 正文

一个主编的修养 ——《一个编辑的自我修养》下篇


2014年11月23日 ⁄ 共 14148字 ⁄ 字号


第一章 带兵的艺术

我没有当过主编,也不敢说真要是我当了一个主编能做得多好。但是,我现在能够说的是我见过多少傻-B主编在干的蠢事。所以呢,我唯一可以保证的就是——我不会犯类似愚蠢的错误。想来,少犯错误应该也算一种高明。
今天呢,就说说关于老大对待小弟的问题。
作为一个老大,你觉得你需要怎样的一票的小弟才能够实现自己的抱负呢?
能想选题、能做选题、能写选题、能找到服装、借到场地、联系摄影师化妆师明星……呃,我觉得这活儿比较适合上帝干!
不要用这个问题去问你的老大,因为你不可能得到我写的这个答案。原因很简单,没有人会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苛刻的人,而且,一般情况下,一个领导对手下要求得越苛刻,那么他就越无能。
发现问题没有?
反正我发现问题了。问题就是,如果小弟都像大佬们希望的那样,我觉得,让小弟当大佬好了,大家都那么能干,已经共产主义啦,干吗还要类似领导这样拿着最多的钱,干着最少的活,讲着大家最不爱听的话,除了给大家提供一个茶余饭后抱怨、谩骂和发泄的反面典型外,对安定团结、社会发展和GDP增长都没有任何作用的人呢?
没错,在我的理解当中,领导绝对不能成为一个只会指手画脚的混—蛋,而是一个能够为手下提供一切解决方案的人。而不是问手下:“你觉得呢?”更不能成为一个说:“这个你都不会做,你怎么还能做这行呢?”的混-蛋。
中国人有一句话: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想想古人确实厉害,如此复杂的人生命题只用8个字就给归纳了。
回忆一段惨痛经历,想当年,老王我这样的媒体老兵油子曾经在一个周刊就碰到一个领导。基本上,我认为,他是按照默多克这样的高标准高要求来要求我。没错,我的意思就是,如果现在刊物还在用手动印刷机的话,我一定也会被要求干这个活儿的。但是,即使他对我们要求如此之高,但还是出现了两个问题。第一,他始终在告诉我什么什么做得不好,但是却一直忘记告诉我什么是好的;第二,恰恰因为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好的,所以刊物做得很差,于是刊物飞快地就死了。
看,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核心问题,那就是作为老大,该怎样让小弟们在工作时就像自己在工作一样。
在我看来,如果一个老大就像我前头说过那样,严谨地先当好一个编辑,那么成为老大后让手下执行自己的想法应该并不是一个特别难的事情。
因为在之前说的如何当一个编辑过程中其实一直在谈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让合作者按照编辑的意图执行出最终的产品。所以,当一个编辑成为老大了之后,工作基本没有什么改变,改变的只是对象,原来对象是写手、摄影师,而现在面对的是自己的小弟罢了。
然后一切都会像我们前头说的要领,比如用数据化的语言表达自己的要求,明白自己的需求,并且准确告诉对方。所以,真的要是能够做到这点的老大,我想,他对手下的要求就不会高。因为只有一个人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时候,才知道要什么样的人去执行。
这也许这才是现在各位老大真正面临的问题,就是——他并不确定自己需要的是什么!呃……没错,你也不能问老大:“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他听到后会很生气,因为这样很没有面子。但是,相信大多数人都碰到过类似的情况,那就是——你以为自己已经按照老大的要求做了,但是老大看完你的东西却表达了当初他要求截然相反的意见。
老大此时往往显得非常不讲理,那么我要说的是,如果主编你决定这么干的时候,你就要准备承担接下来的后果,那就是——你可能再也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了。为什么?很简单,一个主编在推翻自己最初想法的时候没准是能够阶段性获得更好产品的。但是,代价是:编辑们之前的无用功(包括制作过程中的人情成本、经济成本和尽力成本等等。)、返工后加倍的付出。但是,这两个都不是最大的代价,最大的代价是——从此,这个编辑就会开始猜他的主编想要什么。想想看,一个编辑天天在猜他的老大想要什么,以期望投其所好,蒙混过关,这样的状态怎么可能做出最好的东西?

  第二章 喂,老子没钱怎么办?

作为一个主编,他往往最头疼的事情就是——没钱。
毕竟编辑部不像广告部是盈利部门。所以,一般主编的老板对一本杂志的这两个部门有两个要求——编辑部的预算越少越好,广告部业绩越多越好。
多美的梦啊!就像天上掉馅饼一样。于是,编辑部预算不足几乎是一个亘古不变的定理,而且就像行规一样不可改变。
那好吧,我们今天就说说,一个穷主编该怎么办!
首先说,钱少会面临的困难。第一,由于制作费用的减少,所以无论稿费、还是资源买断都会面临困难。稿费低,意味着稿件质量难以保障,资源费用低,那么就意味着无法获得独家资源或者高价资源;第二,预算少,意味着手下很难获得经验丰富的行业精英来帮助你实现想法;第三,由于费用少,那么无论杂志的宣传和推广还是发行的返点都会面临无米下锅的尴尬;第四,……穷日子没过过吗?穷就意味着,就算你加班可能连杯咖啡也喝不起!
好了,穷鬼,现在你所面临的问题就是——你是主编,你手下有一票几乎什么都不会的菜鸟;没有独家资源,甚至连稀有的资源都没有;杂志没有知名度;没有发行量;广告商也认为你的杂志没有影响力……如果你打算改行或者自杀现在还来得及,但是如果你真的打算接受这个挑战,那么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现在,我能说我的办法,未必是好办法,但是,我确实在太多类似这样的穷单位干过,也确实见过很多好招,当然,大多数时候我看见的是昏招。
首先,如果我是这个该死杂志的主编,那么我会让手下的那帮混蛋知道,这个地方是全世界最差的地方,任何人想离开的话,立刻滚蛋。
因为,这样的困境只适合意志坚强的人,而如果团队中有一个胆小鬼或者懦夫的话,那么这个团队会在你第一次发不出工资的时候散掉,所以,此时留下和你同样愿意冒险的人比留下最聪明、最职业的更重要。
恭喜你,你已经成功把你团队中最好的人都赶走了,你离坟墓更近了一步。但是,这时候,你有更大的空间对手下进行改造,按照你的意图改造。而你第一个任务就是尽快让手下的菜鸟成长起来,你要相信,没有人天生会是好编辑,只要培养得力,一个菜鸟会在半年内就能能够完成一个初级编辑的工作。两年内就能成为一个技术高超的编辑,关键在于——培养得力。
怎么培养得力这就不说了,去看《一个编辑的自我修养》的上部。
我想,只要你的手下智商不低于50,他们会解决你的第一个问题,那就是手下水平问题,也就是说,你用最低的价钱,签下了一批并不比任何大刊差的编辑。
现在,你需要解决第二个问题,那就是资源问题。同行应该都清楚,如果资源不配合,再好的创意也做不出来。资源是一切稿件的基础。
是啊,没有独家的资源,怎么能做出独家的稿子呢?
是啊,没有独家的鱼,怎么做出沸腾渔乡啊?没有独家的羊肉,怎么做出东来顺啊?没有独家的鸭子,怎么做出全聚德啊?没有独家的面粉,怎么做出狗不理啊?……
是这样吗?你依然认为是因为那些东西造成最后菜之间的差别吗?
我觉得不是,无论你在菜市场还是池塘搞的鱼,在沸腾渔乡厨师的手底下都会变成他们的水煮鱼。所以,这里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只要有鱼,核心技术决定结果。
所以,杂志的资源问题也是如此,没有独家的资源,google、baidu总有吧?
那么核心问题在于,你需要从自己开始,到手下所有人,脑子里都要开一个窍——资源可以是公共资源,但是操作必须是独家操作。
什么是独家操作?
对于现在海量的资源而言,没有任何人能够说,所有资源我都浏览过一遍。所以,关键在于,独家操作的核心在于——在人们视野的盲点中组织资源;以及把恰当的资源安排在恰当的位置。
而且还有一个事实就是——这个世界绝对的独家资源已经没有了。那些大刊掏钱的资源顶多只能算是稀有资源,而且,即使占有稀有资源也并不意味着能做出独家的稿子,起码我见到的是这样。
所以,在编辑的技术能力得到解决的时候,资源问题就不再是个大问题了。
现在该说说编辑技术解决之后无法的解决的问题,比如——杂志知名度和广告影响力的问题。
先说知名度的问题,如果没钱的话——我也没有好办法!没错,唯一办法就是等读者口口相传了。但是,这里头有一个秘诀,那就是——让别人容易口口相传有个比较通用的办法那就是——杂志要有特点。而且,作为主编在做有特点的的杂志时先做一个工作就是先把不喜欢你们风格的人剔除出去,完全不用考虑他们的想法和感受,然后是尽可能满足喜欢你杂志的人的所有需求。只要你能做得到,相信在一年内,你们杂志的fans就会很忠诚的帮你做宣传的。
至于对广告商的影响力问题,说实话,我更没有好办法。但是,我知道一点是错的,在你还是一本烂刊的时候,去求他们投广告给你是非常错误的事情。所以,相反的方法——绝对不谄媚地夸任何广告商,实事求是地褒贬更容易获得读者的认可。而且,我相信在缺乏诚信的日子里,一个诚实刊物的广告一定能够卖很贵!
当这些问题都解决的时候,我想杂志应该日子就会好过得多了。所以,这里头其实核心的问题在于,作为主编脑子里有一个东西是不能动摇的,那就是——杂志的内容质量是一切的根本,而这一切的根本就是主编是不是能够在有限的资金情况下让水平不高的手下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图工作并表现得就像一个“老兵”。
好了,最后透露一个小招,曾经在一家日报,他们改版时一块钱都没有。但是老大却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找钱——卖期权广告版位。他们以1万块一个版的价格卖出了 100个版,而买到期权的人可以在任何时候将自己的广告位兑现,当然,必须得自己找到投放的人。这个办法我觉得有两个最大的好处:首先是短期内募集了一笔启动资金;其次,这个举措刺激了所有拥有期权的人去卖广告,去卖贵的广告。
看,没钱依然有很多办法能够做出一本出色的刊。所有以缺乏资金作为自己办砸刊物的的理由的主编都是无能主编,相信我,没错的。

  第三章 小弟都是懒鬼怎么办啊

人的劣根性当中就有懒这么一条。而且作为主编的你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手下那群人,他们拿着比你少的薪水;享受着比你少得多的荣誉……他们凭什么比你更勤快?
但是,懒人永远是成不了事的。这是猪都明白的道理,那么,问题出现了,一个主编注定会带着一批比自己更懒的人在一起工作,怎么才能让他们变得勤快起来呢?
这还真是一个非常挠头的问题。但是,在老王看来,小弟懒惰的根源并不仅仅是人性本身惰性。我们需要清楚地认识一点:惰性是人的天性,但是,如果一个绝对懒惰的人是不会出来工作的;更进一步说,一个纯粹的懒人绝对不会选择编辑当职业滴,因为赚同样钱比编辑轻松的工作太多了。
所以,手下小弟的懒惰更多来自于别的原因。
在我看来,首先是方法的缺失;其次缺少荣誉感;第三缺少信任;最后是没有足够的权力。
我见过太多编辑,在主编的逼迫下,像狗一样满街乱窜,四处出击,累得快吐血了,但是各位主编,你如果认为这些人就是勤快了,那么你首先应该开除,并且挖坑埋了。
道理很简单,你作为主编,掏了一个脑力劳动者的工钱,却让他们像狗一样在外头跑,这不是拿着投资人的钱不当一回事吗?这些人正在用简单的体力劳动替代复杂的脑力劳动,你没有发现吗?而且,在这些狗的心里还在不停骂你祖宗十八代,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我不是说编辑不要做简单体力劳动,但是不能把他们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放在类似找衣服、借衣服、找场地、看场地、借场地、借道具、采访的路上、录入、找人……等等无聊事情上。他们都是人,就算是马,每天这么折腾之后,你认为他还有多少时间想自己的心事,更不要说想选题了。
所以,这时候,作为一个主编,你应该给你的编辑一些方法。比如,首先分辨,哪些是必须跑的,而有一些是没有必要的;比如必须跑的里头哪些是必须自己去的,而哪些是没必要自己去的;再比如,必须自己跑的,有没有可能让对方过来,而不是自己像狗一样乱窜。等等等等,我想,这样你的编辑将会节省下大量的时间精力来干他们最应该干的时期——动脑子。
这只是一个方面极小的例子。很多事情都可以用这样的方法去甄别和分解。而且,这只是很多方法中的一种而已。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的马仔能够节省下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更重要的是,让他们懂得如果安排自己,做一个聪明的懒人,懂得如何偷懒。主编们切记一点,和那些懒鬼讲方法的时候最好用最简单的话讲清楚一个最简单的事情,因为这些懒人往往脑子比你简单得多。当然,如果你自己就没有什么方法,那么你还是继续干容易偷懒的编辑比较合适,毕竟作为主编,投资人只要一看报表,如果很难看,他一定不会认为你在偷懒,而是认为你蠢,相比懒而言,这可就没面子多了。
懒惰是多种原因的。如果说,没有方法是懒惰的借口的话,那么没有荣誉感就是偷懒的根源。
工作之后没有荣誉感,我想任何人都不会再有热情投入。所以,作为主编,你必须让你的手下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能够为自己带来荣誉的事情。
这似乎是一个比较难的事情。但是,其实很简单——帮助编辑成长,并且做出足以在很业内让人称道的产品。
很多主编不会这么干,原因无非有二,第一是自己就做不出让同行称道的东西;第二就是自己能够做出好东西,但是无法将自己的经验和方法传递给别人。
现在很多主编都在抱怨自己的手下不够优秀,却从来没有主编反省自己是否足够优秀。起码想想,自己坐在下面这帮编辑的位置上时,是否也能做出同样甚至更加优秀的产品呢?
好吧,不管事实如何,所有主编都会认为自己一定会比下面编辑干得出色。那么,我们只能理解为,更多主编发生了第二种情况。
经验和方法的传递确实并不是容易的事情,这就像并不是每个师大毕业的学生都能成为好老师一样,传授是有方法的。
那么如果有这种情况发生,那么老王告诉各位主编一招:把复杂的问题简单话,把复杂的要求明确话。简单的句式就是:我要你用这个方法做一个这样的事情。大忌是:我要是你用最好的方法做某某感觉的东西。我保证,下面根本做出来你要的东西。
荣誉感来源与每次都能够很好的完成任务并且得到相应的口碑。我相信,每个人做一件能够让自己自豪的事情,哪怕累一些,钱少些也是会心甘情愿的。
前面两个一般出现在主动偷懒当中,现在要说说另一种情况,我称之为被动偷懒。这种情况一般出现在并不是懒人的身上,就是说,他不想偷懒,但是因为一些环境或者……天知道什么原因而不想干活。这比前一种情况严重得多,主动偷懒的人往往都是你手下的龙套编辑,但是,被动偷懒的人往往是主力。
首先解释,为什么这样的人一定是主力。
失去信任的前提就是曾经拥有过信任。那么,一个被你信任的编辑,他不是主力是什么?
中国有句话:士为知己者死。
没错,信任是能够产生战斗力的,而且这种战斗力往往是空前的。
在这里,我只想说一句话: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不要用跳槽啊什么的作为不信任的借口。作为主编,首先要克服的自身弱点是,允许手下编辑功高震主。主编的心有多大,杂志才能做多大。
最后说说权力的问题,实际上,这个和上面的基本是一个问题,唯一区别就是,主编必须要清楚一点,你打算让手下为你做多大的事情,那么就要明确公布给他相应多大的权力。不要让你的手下在做事情的时候周围没有人知道他有什么权力,更不要让这个手下不停的问你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不要怕手下先斩后奏,作为主编,你永远享受着团队最高的薪水和关注度,那么你就应该有个好心态——承受最大的风险和面对最尖锐的矛盾。
把权力充分分配给相应的属下,他们才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偷懒,因为权力背后所蕴含的荣誉和利益会让所有智商正常的人为这份权力奉献相应最大的努力,而且是主动的。
结尾总结一条:容忍有才华手下的坏脾气,保护好手下当中最强的那个的积极性。理由很明显,一般人偷懒懒一个,这种人真的要偷起懒来,会懒一片。

  第四章 来点节奏吧

我靠!
一定有人在看完标题后发出如此感慨。老实说,我想说的基本就是音乐中的节奏感。
一定有人又会感慨:“妈的!这和杂志有什么关系!”
我想回答的是:“他妈的,我说的,他们就是有关系。”
其实,所谓的节奏就是一种规律。上大学时,老师说,节奏是音乐的骨架;旋律是音乐的血肉。所以,在当时,同学发生在节奏上的错误会遭到更加猛烈地批评。因为老师说的:“光有骨架,我还能看出这是个什么东西,起码能分别是人骨还是猪骨。但如果没有骨架只有血肉,我肯定连人肉猪肉也分不清。”
这时,我们可以将这么一个说法直接套用在杂志或者任何媒体上——节奏感有的时候就是杂志精神的集中体现。更多的老大喜欢揪内容,而自己在给杂志排版位的时候完全乱来,不是知道什么地方应该放图,什么地方应该放广告……他们放置内容的唯一理由就是——别的地方放不下了。
看,多蠢!
也许是一种幸运吧,老王在当了几个月菜鸟的时候就听说了圈内著名的名言:文不够,图来凑。
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伟大的句子时,感觉自己的脑门上就像开了一个窗户,世界变得明亮了起来。但是,后来在工作中逐渐了解:为什么中国的传媒总是在原始时代,就是这样的小招儿太多了。不瞒大家,这样的小招,我肚子里好几百,但是,如果只是沉溺于这样的小招儿当中,就会对杂志或者整个传媒的一些规律视而不见。
规律!对,又是规律。
有心的人一定发现了,老王一直在说规范和规律。可事实就是这样,世界正是在规范和规律中运行,不是吗?那凭什么做杂志的就可以违反世界运行的法则呢?
所以,这次我谈的节奏,就是在说如果让杂志的布局看上去更符合世界运行的法则。
前头谈了节奏的重要性——骨架!现在我们说,怎么做到让节奏更科学。
其实,节奏感并不是一个多么难控制的感觉。任何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比如走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那么杂志的节奏感就是让杂志的布局更符合大多数人阅读的习惯。
举个例子吧,《男人装》曾经做过一个专题叫《100个常识性错误》。正常情况下,类似这样的专题,几十上百的,一般就是每个写上一二百字,尽管我自信可以每条都写得能看,甚至没准还能写出几段好句子,但是,在读者看来,不管我写得多么精彩,依然会读着非常艰难。而且在图片的处理上,一般也就整页的图或者每个错误配小图。如果真的这么处理,文章的节奏就出问题了,因为从头到尾都会只有一个节奏。所以,当时我们采用了另外一种办法,那就是做大其中的12 个,其中两个大的用整页图片,很少的文字,其它的10个都是占每页的三分之二,剩下的几十个就是几十字的小文,摆在剩下的三分之一篇幅里。并且,那两个最大的分别放在整个专题的第四和第八页。
这时,这个专题的节奏就很好了。因为无论整个专题,还是每页的排列都有相应的节奏,而且这个节奏都是充分考虑读者阅读习惯的结果。
这和前面的几种排列方案比较起来,显然高明了许多。
当然,作为主编是没必要对这样一条稿子用这份心思的,但是,以小见大,整本杂志的节奏也是需要用这样的思路去调节。
这需要主编对读者的习惯和特性有充分的了解,并且在实际操作中变化成规矩。什么样的规矩呢?就是大到整本杂志板块安排。比如,杂志分多少板块,每个板块多少篇幅,其中文字占多少,图片占多少,多少文字后需要多大的图片篇幅来调节节奏,甚至可以具体到,多少文字中间就必须用小标题断开……等等等等。
这里还要特别说说文章和广告关系。很多老大喜欢把广告放在前头,或者广告商指定某些板块,但其实,广告和正文之间应该互相调剂的功能,文章是广告的间隔,广告是文章的隔断。这样既能保证文章、板块的连贯和完整也能够让广告出现在人们阅读最疲倦,最需要调剂的位置,这才能让广告产生最好的传播和阅读。广告一定不是越前越好,更不是广告主说哪页就哪页。作为主编,你应该给广告主最好的建议。
其实,在我看来,作为主编,对节奏把握是个简单的问题,就是首先确定各元素比例,然后按照这个比例稀释到每页中去。真的不知道现在为什么那么多主编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就做不到呢?
  第五章 一个主编的凝聚力

传媒圈就像一个营盘,编辑记者就像兵。所以,中国人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是啊,就算营盘是铁打的兵也是流水一样乱窜,何况报纸杂志圈中,大多数营盘根本谈不上是铁打的。
在很多人眼里,兵像流水一样压根不是问题。毕竟人口红利嘛,哪个行业多少都能沾点光,姚明绝无仅有,老王不是满大街都是嘛。
但是在这样的无所谓中,又有多少老大在抱怨:老子刚把人养熟,就他妈的转会了。作为小弟在离开时也往往一肚子委屈:奶奶的,什么该死单位,除了让老子玩儿命加班,什么都没有……
没有彼此的信任,缺少互相的团结,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中国新刊做一本死一本的基础症结。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作为一个主编,如果你不想只是混混,那么你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让你周围所有人团结起来。
团结人是个大麻烦,三人行必有大傻B嘛!有傻B就会出现各种各样你预料不到的问题。但是,这并不能说,团结一群人是不可能的。
现在,当一个主编被空投到一个编辑部的时候,他开展的第一项工作就是——血洗编辑部!见到过一个这样的主编,到了编辑部,三个月内,原编辑部只剩下一个人,其余都是主编旧部或者新人。而留下的那个,若干年前也和这位主编共事过。当时我开玩笑说,这个主编是带着刀子来报到的。
从这样一个事例我们能看到些什么呢?
第一,这位主编是很没有凝聚力。从手法上很说明问题;第二呢,不能说这个主编能力不行,但是能说明,他对自己能力并不自信。
这其实基本上是所有主编都面临的问题。很多人一定会认为,作为主编,必须在业务上是最强的。只有在业务上取得足够的强势,才能够让手下心服口服。但是我要说的是,不一定!主编可以是业务的文盲,但是,他必须是做人境界最高的。
什么是做人境界?
简单——诚实和豁达。
这似乎有过于简单了。但是,各位看官,有一位算一位,你们老大能做到这两点的有几个?
之所以我认为这两点是主编提高凝聚力的核心,是因为,我经历过太多不诚实不豁达的老大。结果是什么呢?不诚实的结果就是赏罚不明;不豁达的结果就是妒贤忌能。
可想而知,在一个编辑部中,赏罚不明、人与人之间是彼此猜疑和妒忌的,凝聚力从何而来?
所以,作为一个主编,到了编辑部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把老人全部开掉,而是告诉所有人,你们一直都做得很好,我来了是和大家一起工作,把原来好的东西发扬光大,把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完善的。并且,一般来说,在3个月内,不要对杂志社原来的操作有任何变化。为什么?因为变化意味着成本。即使是把谬论改变成真理,这之间的磨合依然是一次成本的付出,况且,作为一个新主编,你的变化往往不是真理。
然后,任何改变都不要大张旗鼓、大刀阔斧。还是那句话,改良永远比改革代价低得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不变化。而是变化需要循序渐进。应该从最细节的地方开始,而且永远不是逼迫手下服从,而是求同存异,先把大家都认可的东西做出来,并且尽可能做到最好。
第三,鼓励所有人。发现手下做出的每一点努力,并且当他达到你的要求的时候就大声的夸奖他,强化他的标准意识,就是告诉他,什么东西是你需要的,而且你需要的东西也是他喜欢而且能够做到的。只有这样,手下才会更加明确和有信心。
最后,标准化。在之前的基础上,把大家已经习惯并且行之有效的方法和对杂志有益的东西变成标准。也就是把大家成功的经验和方法法律化。习惯是有惯性的一种行为模式,也许有人会觉得这太程式化,太规矩,太没有新意,太……但是必须要说,虽然这些问题都存在,可习惯是所有人在做任何事时首先选择的行为方式,而且,只有在习惯中行为才最舒服。而这两个好处就足以让人快乐的工作了。
很简单,一个人和你在一起工作,他很快乐,那么你有什么理由让他不团结在你主编周围?有!赏罚不明就会让人本来可以快乐的事情变得不快乐。
好吧,主编们,怎么能够赏罚分明?这又是一个大难题,不过有两个原则可以提供——慎用罚,多用奖。人总是这样,奖少了只会不开心,但罚多了就会很痛苦;把最大的奖励给你最核心的人员,也许你并不喜欢他,但是记住,你最大的利益点往往是他帮你创造的,那么多奖励他,你可以不把他当兄弟,但一定要笼络他,不要觉得自己是主编有多了不起,永远记住一句话——你的业务骨干就是你的衣食父母,对他好,就是对自己好!

  第六章 取舍之道

于一本杂志而言,怎么才能成功,很多主编都有个简单的认识——每个栏目都做好,就成功了。
看上去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没的逻辑。本来就是啊,每页、每个栏目都做好了,难道杂志还不能成功吗?
但是,这里面有两个逻辑漏洞需要注意:第一,是不是所有最好的东西凑一块儿就一定能够凑成一本最好的杂志;第二,世界可不可能存在你一家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占全了的可能。
有点起码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也就是说,没有什么事情可能做到尽如人意。再则,即使所有最好的东西都在你手上了,你以为你一定能够得到最好的结果吗?
答案是——不!
比如,皇马的全明星整容就从来没有成功过;再比如,美国篮球的全明星阵容已经无数年没有得过世界冠军了;再比如,张艺谋的《英雄》、《十面埋伏》,陈凯歌的《无极》……都是全明星阵容,可有出来什么垃圾呢?
这些例子说明并不是好的东西凑一块儿就一定能凑成一个好的整体。杂志也是一样,并不是每页感觉都做到所谓的好的标准,杂志就一定是好了,况且,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
那么,在这种现实面前,作为一个主编要成功的话,首先需要承认这个现实,其次需要搞清楚自己需要什么,而什么并不是必须的。这就是今天要说的取舍之道。
先说个所有主编都遇到的现象——杂志社拖稿!这似乎是个工作效率问题,但在我眼中这就是一个主编不知道取舍的恶果。
很多编辑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由于主编追求完美,于是,交上去的稿子被发下来修改或者重做。
然后,噩梦开始了。一边你还有很多下期的稿子要做,而当期又有很多稿子迟迟不能完工。于是,恶性循环开始了,由于时间紧迫,下期稿子又会留下更多纰漏,耽误更多时间,做稿时间越来越紧迫。反过来,由于编辑稿子交得越来越晚,稿件质量越来越差……于是主编们便会开始犯第二个错误——一边开始规定一个几乎没有人可能完成的时间为截稿日,另一边又对日益糟糕的稿子叽歪不已。
有猪头一定会说,你一次把稿子做到要求不就好了吗?
我就好像问这些猪头以及那些不懂事的主编,有没有真正完美的稿子?
答案当然是——没有!
既然没有,那么主编大人,那你就需要在不同的时间段,不同环境对稿件以及杂志的其他内容做出相应的取舍和妥协。
我们在《男人装》开会的时候,常常赞叹我们的英国同行居然能够提前9个月就把版位定下来,每每都是一副满脸的艳羡。并且觉得我们无论如何是做不到的。
但是,我抽空算了下,英国《FHM》创刊20几年,如果以他们创刊号是今天做完明天就出版上市算,他们只需要平均每个月提前一天截稿,持之以恒,到现在就是提前9个月。有如此长的运作周期,稿子质量自然会有更好的保证。杂志水平自然会高超。
英国人之所以能够这样做,并不是他们每期都把所有稿子做到了完美,而是在截稿日与稿件质量之间,他们的主编选择了截稿日。也就是甭管稿子如何,他们必须在规定的时间结束。
当然,这么做一定有很多辅助措施来帮助他们完成计划,但是最根本一点就是,他们非常清楚的认识了现实,那就是——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合格的稿子,比过期的完美稿子更有效。
在这个例子当中,我们就能看到,英国人似乎在一个阶段里放弃了稿件质量而追求上市时间,但是,真是因为他们在前期的舍弃,才有了现在的获得。
对于整本杂志的内容控制而言也是一样。永远不要指望所有板块和内容都能做到你认为的完美。所以,作为主编,你必须在心中确定在内容中哪些是你的重点栏目,哪些是辅助栏目。重点栏目是始终需要严格把关的,但是在某些辅助栏目上,则要看环境了。有时间“扣”,那么就“扣”一下,没时间则果断放过去。
无论什么都是循序渐进、积少成多。无论类似于截稿时间还是稿件质量。作为主编的,关键作用就是在恰当的时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当然,我并不认为不会取舍的主编是性格决定的,因为我认为,取舍不是盲目的留下和丢弃。无论留下还是丢弃都是需要专业知识支持的。
现在,会“取”的主编满大街都是,会“舍”的倒真没见着几个。原因很简单,多要点总比要的时候没有强。但我常常告诫自己:无标准的索取,恰恰要不到真正需要的。这可能太深奥了吧。不然混主编行的那么多人都不会?

  第七章 做最好的自己

常常会有无聊老大在开会的时候会说哪本刊做了什么,我们为什么做不出来。
这还真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天知道他们这期会做这个内容呢?天知道他们会这么做啊?天知道你老大喜欢这种调调啊?……不过,你这么回答你的老大,肯定是你不想混了。不过我在这不想再说小弟的问题,而是想对老大说,你为什么要问这么蠢的问题呢?你为什么那么在乎别人做了什么呢?为什么下面的人总也做不出你要求的水平呢?
对于后面这几个问题,我想很多老大都应该仔细反省一下,到底是下面出了问题,还是自己。
在我看来,当主编这么说手下的时候,就已经出了大问题。人家做得比你的好,你凭什么去问别人?
所以,对于一个主编来说,脑子里永远要想的问题是:我的刊里哪里还能够做得更好;怎么能够做得更好。而不是想别人为什么做得比我好。
有一天,和同事讨论专题,他说我的一个专题老大不会喜欢的。我当时说了我自己都印象深刻的话:“我只用我认为对的方式做我认为好的专题,老大喜不喜欢是他的事情,做得好不好才是我的问题。”最后我补充了一句:“我只做最好的自己,而不是最好的别人!”
当主编也是一样,杂志在你手上,你需要做的就是——最好的自己。
一定有主编不服气,中国有句古话: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研究对手还有错了?
话说的一点错没有。但是往往真理在蠢货手里就像电脑在猩猩手里一样没用。
我们来分析一下说出:“人家做了什么,我们为什么做不出来”的主编的心路历程,然后顺便说说这到底有多蠢。
看这句话,“人家做了什么,你们没为什么做不出来”。里面投射出来的信息第一是,这个主编更加关心的是对方做出了自己没有做出来的内容。为什么这么判断?很简单,因为他说的是对方做出了什么,而不是说“他们居然把这个内容这么做了”。看,有区别吧,前一种是关注内容本身,而后一种关心的则是信息的处理方法。就这么点区别确有实质性的高下之别,前者只是一个关注眼前利益,关注解决问题的伎俩的蠢货;后者好多了,当时刻能够关注与问题解决方法的人才是能够不断进步不断解决类似问题的,我更愿意说这是有智慧的人。
第二,他对手下的能力是有怀疑的,不然不会有“你们为什么做不出来”这么一问。如果他信任自己的手下,说的话应该是“你们下回一定要超过他们”。对于一个无法信任别人的领导,我认为,他永远不会拿到自己满意的东西,因为,他从已开始就不信任,就认为自己不会拿到一个满意的东西,很自然,他每次就真的会拿到自己不满意的东西,然后更加坚信:信任他们是不靠谱的。这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就是越不信任越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越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越不信任。其实,这个结果还有一个前因,那就是——让手下猜自己想要什么。
大多数人在职场中是很难做到真的只做最好的自己,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猜自己的老大在想什么,他需要我做出什么样的东西。原来和一个朋友同事进一家报社,后来我转会去了竞争对手,然后他们报社天天研究我们,并且不断说他们的编辑:“人家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标题?写出这样的稿子?做出这样的版面……”终于有一天我的朋友说了实话:“因为我每天工作的时候要拿出70%的时间精力去猜你们想要我做什么。但是王雁林那边老大从来不让他去猜,就让他做自己觉得最好的就行。”可想而知,每一个都在话70%的心思才你在想什么,你怎么可能得到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呢?
所以,我对自己助理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要猜我想要什么,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只要是你自己真心喜欢的东西,我就会喜欢。”
做人如此,做杂志也是一样的。首先需要做得是:我们到底能做到多好。至于竞争对手……说句狂点的话,中国的杂志,有一本算一本,能拿60分的就没几本儿,不管你拿谁当竞争对手,你比它做得好以为就是好啦?笨蛋,它60分,你61分,你以为自己赢啦?市场才是最后的裁判,在读者眼里,你们还是一样。而且,当你开始费力去研究对手的时候,那就注定你永远不会比它做得更好,因为你永远不会猜到对手到底下步会干吗。相信我,与其这样,不如拿这些时间多研究研究自己。也就是我一直说的,做最好的自己,让对手猜去吧!

  第八章 一个团队的组成

主编是杂志的灵魂,但如果一本杂志只有灵魂,那么这本杂志就会成为无字天书,看到的人都会像看见一个只有灵魂的人一样,大呼一声——鬼啊!然后四散逃开。
没错,光有灵魂,没有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灵魂如果没有一个团队把你变成现实,一切都免谈。
由此,我们开始必须面对一个极端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无论多牛逼的主编,都必须自己组织一票人将自己的想法最终实现在亮晶晶的铜版纸上。
前面说过,所有主编都想着自己手下是群超人,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到底要一群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出像超人一样的结果呢?
首先要说一点,并不是3个诸葛亮就一定比一个诸葛亮好,更重要的是,更不是三个臭皮匠凑一块儿一定能顶一个诸葛亮。如果没有有效的组织和协调,三个臭皮匠他永远就是臭皮匠,绝对不会成为一个诸葛亮。
在编辑行看来,一本杂志,怎么着也得5-7个编辑,那么这几个人怎么分工协作才能获得最大的效率呢?
目前,行内最常用的分工办法就是各管一摊。什么服装编辑啦、什么专题编辑啦、什么美容编辑啦……
不说这么分不好,但是如果是我,就不这么分。
我会把编辑按照特长分工。
一定有智商低的在问这是什么意思。别急,我下面就告诉你。
特长分工的意思就是,让每个编辑都做自己最擅长和喜欢的事情。举个例子吧,如果我当主编,我的人员构成会是:创意编辑一人;写作编辑2人;执行编辑2人;资源编辑一人;流程编辑一人。
创意编辑负责整个杂志所有主要栏目和选题的创意工作,制作大纲;写作编辑负责整本杂志的写作(包括写稿和约稿);执行编辑则负责所有外勤工作(拍片等);资源编辑负责给所有编辑提供需要的资源(包括人脉、文字资料、图片资料);流程编辑负责所有稿件的流程安排和监管。
为什么这么安排?
告诉你一个理由,因为我见过太多很专业的人从事着姑且算编辑的工作,他们对本专业的事情非常熟悉甚至是绝对的专业,但是,他们恰恰对编辑本身这件事很不专业。但是,如果这样的人才当一个真正编辑的资料员,我想,他们俩所制作的出来的稿件一定比这个人才自己当编辑找人搞出来的东西要好很多。一定又有智商低的对这段话搞不懂了。举个例子,一颗核弹的制作过程是相当复杂的,很专业。但是,对于一个核弹的设计师而言,他是不是有必要知道每一道制作核弹的工序呢?当然不是,他需要知道的就是怎么让它爆。但是如果反过来,一个高级核弹制作的技工,无论他技术多好,多熟练,让他带上一个集团军造核弹,估计最终出来的那个也只能叫秤砣,因为它不会爆。再不明白的人就撞墙死吧,写得我累死了。
我就是要让每个人都在某个工段成为专家而不是在某个领域成为专家。因为对杂志而言,涉及的领域太多了,没有人可以也没有必要成为那么多领域的专家。但是,如果只成为创意啊、执行啊或者写作啊等等的专家就现实和容易得多。至于领域内的知识,总能找到专家帮忙。
好了,先说这些,不然以后我当主编了怎么混?不过我最后说一句,作为主编,不管怎么配置团队只有一个目的——高效地工作。没错,就是让大家像一台机器一样周密的运转。(作者:《男人装》资深编辑王雁林)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