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采编 > 正文

用讲故事手法写出的一篇通讯佳作


2014年12月23日 ⁄ 共 3106字 ⁄ 字号


在报业竞争愈演愈烈、加上网络的冲击,报纸越发艰难的情况下,纸质平面媒体如何运用形式新颖、读者喜闻乐见的手法写新闻,怎样把新闻写得引人入胜,吸引读者的眼球和阅读欲望,第23届中国新闻奖通讯一等奖《老红军和他的三个兵》(载《辽宁日报》2012年12月15日)一文,为我们提供了用讲故事的手法把新闻写活,以赢得读者青睐的好方法。

记者为什么要讲故事?是因为故事能吸引人,故事有离奇曲折和扣人心弦的情节,跌宕起伏,生动感人,加之有令人难忘的细节,既有连贯性,又富于吸引力和感染力,符合人们的阅读需求。报纸用讲真实性故事的方法写新闻更能打动读者,讲故事力求使人物有血有肉,让事件生动活泼,比讲道理更容易让读者接受,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传播效果。

如何才能把故事讲好呢?从这篇获奖作品来看,有以下几点经验值得学习和借鉴:

第一,要有一个“勾人”的题目。

大家历来重视文章标题的制作,中国古语说:“题好一半文”。传媒界有人提出“五步三秒”,即是指摆在报摊上的报纸,在一瞬间吸引住读者的目光,进而使读者决定掏钱买这张报纸。有研究认为,大多数读者打开报纸都是先浏览文章的标题,才决定看哪篇报道的全篇内容。可见标题制作得精彩生动,对于吸引读者至关重要。这篇通讯的标题采用的是悬念式标题。悬念式标题就是像说书人一样,先卖一个关子。悬念,调动起读者关切故事发展和人物命运的紧张心情。为了增强感染力,在制作标题时,对有些事的主人或原因、结果不直接点明,而是利用巧妙手段,先给读者制造一个又一个的疑团,调动起紧张心理,催促读者往下看。《老红军和他的三个兵》这则标题,无疑对读者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老红军是谁?他的三个兵和老红军是什么关系?他们有些什么样的事迹为众人所不知?这个故事在题目上就先卖了一个又一个关子,吸引读者往下阅读全文、听作者讲这个故事以解心中的疑团。

第二,要有一个精彩的开头。

“一个记者必须要用导语引起读者和编辑的注意……无论涉及哪种体裁,这一原则都是相同的。第一个字、第一个短语、第一个段落至关重要。”这是美国作家、自由撰稿人罗伯特・奈特说的。在西方的新闻培训中,下功夫最多的,就是讲述导语的写法。而我们在新闻导语的写作上往往不够精心,结果是把重要的新闻事实湮没于芜杂的材料当中。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希光教授,曾就中国新闻缺少导语的现状进行了批评。他说,我们有些记者不会写作新闻导语,把不是导语的写进了导语,无导语最终埋葬了中国的主流声音。

无精彩开头的故事,无疑是不会有人愿意读下去、听下去的。这篇通讯的开头,写得是精彩的。如文中写道:

12月3日,记者来到家住鞍山军分区干休所的老红军余新元家。走进客厅,一幅雷锋的照片出现在眼前,雷锋的嘴角挂着微笑,像是在和我们打招呼。“我就是余新元!”犹如洪钟响过,一双大手捂住了记者的手。落座后,记者同余老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亲热地唠了起来。

短短的一段现场描写,从侧面刻画出老红军的事迹一定与雷锋有着紧密的关系,也看出这位老红军的健康体魄及对人热情、谦和的风采。

第三,要用直接引语来增强故事主题的鲜活性和深刻性。

西方新闻作品讲究引语的使用,对直接引语的使用最为重视,能让读者感觉“听到”了当事人说的话,增强可信度。同时,直接引语也改变了文章的行文结构,使文章行文富于变化。当然,使用更富有个性的引语效果更佳。这篇通讯在运用引语讲故事上是成功的。全文一共运用了7句直接引语讲述了4个人的故事。全篇以主人公自述的形式展开,将描写变成了讲述,阅读成了聆听,使读者能够真正享受阅读。主人公的自述语言质朴,饱含深情。对余老神情的描写简单明了、意味深长。“对话里的对话”笔法细腻连贯,真实可信。主人公讲自己轻描淡写,话雷锋、郭明义有哭有笑,讲老儿子神情严肃,充满张力的描述将红军精神刻到了余老的骨子里,真实地反映了一名共产党员的浩然正气。

正如中央军委原主席胡锦涛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和全军英模大会上,曾两次接见老红军、通讯的主人公余新元时夸赞他说的:“你真了不起!”这篇通讯以独特的视角,运用直接引语讲述了余老战争年代出生入死、奋勇杀敌,和平时期送“两代雷锋”当兵,几十年如一日传播雷锋精神的传奇经历,其通讯主题鲜明重大,新闻价值高。报道见报后,立即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百万网民或通过微博、论坛表达对余老的敬意,或登录雷锋微博、网站表态要向余老学习,数十家企事业单位邀请他作报告。沈阳军区《前进报》对这篇通讯全文转载,沈阳军区政工网、雷锋纪念馆网站和雷锋微博等新兴媒体组织专题报道,对余老的先进事迹进行了大篇幅、全方位、多角度的集中宣传,学习余老先进事迹的热度在军内外日渐升高。3月5日,在沈阳军区纪念学雷锋活动50周年总结表彰大会上,他被授予金质“学雷锋荣誉章”。可见,报道收到了很好的传播效果。

第四,要讲得富有情感。

白居易说:“未成曲调先有情。”“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托尔斯泰说:“艺术起源于一个人为了把自己体验过的感情传达给别人,于是在自己心中重新唤起这种感情,并用某种外在的标志表现出来。”罗丹说:“艺术就是感情。”吴冠中说:“艺术是疯狂的感情事业。艺之高低系于情之真伪。”由此可见,“情”是人的一种社会生理本能,是一种历史沉淀的结果,是一种社会文化构成的必然。而艺术作品的“审美属性是人的本质力量的感情表现”,“最高的艺术境界是对情感的审美表达”。

情到深处方感人。作者所讲的故事要能感动人,就必须富有情感。这篇通讯在以情动人方面是成功的。如文中写的:

△“1936年10月,红军来到会宁,会宁离我家不远。毛主席也来了,他讲话我去听过,好多话我没大听懂,但他说红军是咱穷人的队伍,这句话我听懂了。所以,我把放羊的鞭子一扔,当了兵。那时,我差一个月满13岁。”

△余老流着眼泪谈了送雷锋当兵的经过。

△有一天改善伙食吃菜包子,我问雷锋,你当兵爸妈同意吗?雷锋把刚咬了两口的菜包子放下了,眼里全是泪水。雷锋是最后一个穿上军装的,那天他可高兴了。他对我和老伴说,首长,让我叫你一声爸爸吧!阿姨,让我叫你一声妈妈吧!走那天,我老伴给他买了背心、裤衩、毛巾,一直把他送到车站,嘱咐说,“小雷子啊,阿姨希望你到部队好好干,当毛主席的好战士。”

“雷锋牺牲的消息我是在《前进报》上看到的。我老伴把报纸递给我,流着泪说:‘咱那儿子走了!’想到雷锋和我们全家相处的日子,想到跟雷锋经历的那些往事,我们全家人都哭了,连中午饭都没吃……”

△余老笑着谈起了送郭明义当兵的经过。

△老儿子对我说,“老爹,我最后一次求你,找人说句话,让我进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公安分局”。我摇摇头。结果,老儿子被分到鞍山郊区一个分局,当上了一名侦查员。你知道干这行很危险,我天天担心。

△告别余老时,余老和记者来了个拥抱。他把脸贴在我的脸上,紧紧的、紧紧的,一股暖流涌遍我的全身……

通过上面讲述的余新元当年参加红军时的激情,与雷锋、郭明义及小儿子的战友情、父子情,还有与记者的同志情,通讯的主题思想――余老对红军精神的坚守和传承、四位不同时代英雄的人格魅力便跃然纸上,并融入读者的心灵,让人觉得震撼。

谈点不足,那就是通讯中每个小故事用一大自然段讲完,每段三百多个字,显得有些太长。让人读起来、听起来觉得有点费劲。大量的新闻写作实践表明,运用短段落即一个意思一个段落、一个段落不得超过两个句号,这样在行文中段落之间的启承转合,环环相扣,张弛有度,富有变化,让读者、听者轻松省力,朗朗上口,兴趣盎然,不感觉到累,其传播效果会更好。瑜中微瑕,写出来供欲拿中国新闻奖大奖之后来者以为镜鉴也。

(刘保全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研究员)

来源:新闻爱好者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