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融合 > 正文

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如何制作鲜明标题


2014年12月28日 ⁄ 共 2072字 ⁄ 字号


原标题:“大国之仁”不可欺 “大国之威”不可惹(编辑部的故事)

3月31日,本报一版“望海楼”专栏刊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部副主任苏晓晖的署名文章《菲律宾得意忘形必自取其辱》,就菲律宾3月份两次在中国南海的仁爱礁搞小动作发出严厉警告。

文章见报当天,引发各界热议,网站转载量达100多次。

事件经过是这样的:3月9日,菲律宾两艘装载着施工材料的船只靠近仁爱礁,被中国海警驱离。20天后,菲律宾又派出补给船,船上还载有十余位媒体记者。菲船只在强行突破中国海警执法行动后,向坐滩军舰提供了食物和淡水。

国力羸弱、连支像样的海军都没有的菲律宾,为何在南海问题上小动作频频,一再向中国挑衅,甚至以挑战中国为荣?其实很简单,一方面获取现实的利益,巩固“抢占”的既成事实,为单方面的国际冲裁提供依据;一方面想从一些域外国家那里获得表扬、获得好处。

这篇文章,加上之前的“望海楼”文章《不惯菲“浑水摸鱼”毛病》,让菲律宾的劣行和美国的“阴坏”在世界面前裸奔了一回。

其一、菲律宾趁人之危、偷盗成性的本色再次暴露无遗。

菲律宾闹事选定的日子,正是马航客机失联之后,中国正与马来西亚、越南、印尼等东盟伙伴开展合作,全力搜救,为拯救生命忙碌。菲律宾呢?反倒把这个时候看成是又一次浑水摸鱼的大好机会,妄图趁着中国全力搜救失联客机、无暇他顾的时候,进一步巩固其坐滩成果。

本文详细描述了事件的始末,明确指出,是中国“克制”、不想伤及人员的“大国之仁”,让菲律宾向坐滩军舰补充食品和淡水的行为得逞。但是菲律宾不这样想。文章指出,此次补给行动的“成功”让菲律宾异常得意。

菲此时进行挑衅的另一险恶用心是,破坏南海问题相关谈判的氛围。3月18日,中国将与东盟各国在新加坡举行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十次联合工作组会议。

其二、菲律宾漠视生命、以怨报德的本性再次暴露无遗。

时至今日,菲律宾对待香港被劫持人质事件的冷酷无情,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枪杀中国台湾渔民的恣意扫射和拒绝道歉,都还印在中国人的脑海里。

2010年8月23日发生在马尼拉的人质惨案,造成港人8死7伤。且不说菲律宾警方在处置人质劫持事件中的拙劣鲁莽,只说菲律宾政府的3年不道歉,就是对中国人民最大的感情伤害。

中国又是怎么对待菲律宾的呢?2013年11月,菲律宾遭受台风灾情。中国没有因为与菲律宾存在领土纠纷,也没有因为人质事件,就冷眼旁观,而是积极表达关切、参与救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迅速致电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表示诚挚的慰问。中国海军和平方舟医院船到达菲律宾,向灾民提供医疗救助服务。中国的行动,充分表现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人文情怀。

可是,中国的善意换来的,只是菲律宾的以怨报德,这次的小动作就是明证。

其三、“人权卫士”美国遏制中国的图谋再次暴露无遗。

号称“人权卫士”的美国,不是好好关心马航失联客机上200多条生命的安危,而是在南海问题上继续煽风点火,为菲律宾鼓噪打气。

3月9日菲律宾船只接近仁爱礁失败后,美国务院发言人声称,中国海警船驱离靠近仁爱礁的菲律宾船只属于挑衅行为,引发紧张局势。甚至颠倒黑白,称菲故意在仁爱礁坐滩的军舰是“自1999年起即保持的存在”,中国不应干涉相关声索国维持现状的努力。第二次的补给行动,美联社记者随船前往,一架美国军机在受困菲方船只上方飞行。

中国不会任由别人侵犯自己的核心利益。奉劝菲律宾不要只看到“大国之仁”,一定要小心“大国之威”。

本文是本报刊登的多篇关于南海问题的文章中的一篇战斗力很强的檄文,有理有据,刚柔相济。尤其是文章结尾――“大国之仁有底线,小国之智莫忘形。得意忘形者,必自取其辱。”这是对菲律宾敲的一记重锤。希望菲律宾能够尽早清醒、悬崖勒马,因为频频挑战“大国之仁”的底线,保不准会引来“大国之威”,到时候,菲律宾你承受得起吗?

涉华议题一直是本报“望海楼”专栏的重点选题,尤其是涉及中国主权、领土争端的话题,更是以维护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中国核心利益为出发点,突出中国的立场,突出中国核心利益的不容侵犯。这就要求“望海楼”文章必须具备鲜明性、战斗性。这也是夜班编辑制作“望海楼”标题时的追求。

夜班人员在编辑本文的过程中,集思广益、热烈讨论,尽可能让标题观点鲜明、富有战斗力、醒目引人。

文章原题为《大国之仁有底线,小国之智莫忘形》,“望海楼”专栏的编辑改为《得意忘形必自取其辱》。夜班编辑认为,编辑改的标题比较到位,但是指向不明,读者要看了文章才能知道说的是谁。所以,夜班编辑在编辑题前加了一个“菲”字。值班副总编辑认为,直接说菲律宾更好,所以见报的标题最终为《菲律宾得意忘形必自取其辱》。尽管只加了3个字,却更能清楚地表达作者的原意,观点更加鲜明,指向更加明确,也更能提升关注度。

制作标题是细活,也是苦活。说细,是因为要一字一句反复阅读、润色原文;说苦,是因为要从文中提炼出既能准确表达原意、又精炼上口、能吸引读者的标题,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去推敲、碰撞,在夜班的快节奏下和身心疲惫的情况下,确实很苦很累。但是,只要第二天引起热烈反响,所有的苦和累都是值得的。(胡继鸿)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