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观察 > 正文

传媒人的自白:我们会努力让这个社会更好


2015年01月08日 ⁄ 共 1634字 ⁄ 字号


不久前,《中国网络社会心态报告(2014)》发布,报告称50后是怀旧、闲暇却不优越的一代;60后是优越却不安逸的“现实一代”;70后是现实进取的“中坚一代”;80后是保守分化的“重商一代”;90后是轻松乐观的“社交一代”。如此划分,引来了一番争议,《新京报》刊发评论称,给各个年龄层人群贴标签,抹杀了群体内部的差异性,徒具新闻学的意义,而无社会学的意义。

大概2004年左右,90后迈入中学阶段,90后的行为作为一个话题进入大众媒体的视野,与此相关的讨论总是绕不开“非主流”和“脑残”。十年已过,曾经的中学生们也已经步入职场,有人说这是自私且承受挫折能力弱的一代;也有人说,这是“玩得酷且靠得住”的一代。关于这个群体的讨论还在继续。无论如何,年轻一代终究还是这个国家的希望。

幸运的一代

最近,百度CEO李彦宏在南京大学对话90后毕业生时说:“你们这一代人没有条条框框……所以创新一定会超过80后,生活在这样的时代你们很幸运。”统计数据显示,90后的平均网龄约7.53年,日均上网时间高达11.45小时,是名副其实的互联网原住民。如今,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已经成了媒体发展的一部分,甚至给传统媒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从来不缺少想象力的年轻人抓住了新媒体发展的契机,把兴趣变成了职业,在媒体行业也不例外。

一些媒体中,85后、90后的年轻人已处在采编一线,他们用自己的创造力让传播变得更有趣:“罗辑思维”主创队伍中的年轻力量创造性地打造了全新的传播模式;《壹读》的“YY60秒”用短暂的时间传递一些整合精编后的观点;很多纸媒的微信和微博也交由新生代来运营,字里行间都能使其受众感觉到青春的活力……新生代媒体人为媒体增添了新意,用自己崇尚的互联网思维满足了多元化的受众需求。

在娱乐中学习和创造

技术的发展颠覆了传统的读书看报的学习模式,学习可以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等多种形式实现。在很多新生代看来,每天走在路上听听“罗辑思维”推送的微信,看看“清华南都”之类的账号转发的微博;回家后和好友看几集《万万没想到》;睡前读读《知乎日报》和“今日头条”;闲暇时间看看Flipboard,这一切都已经成了给自己“充电”、获取信息营养的一部分。

作为年轻的一代,90后成长于互联网蓬勃发展之时,对于新技术、新手段有着更强烈的学习意愿,在快速迭代中,一些新鲜的运营模式、传播模式不断推出,整体而言,这是有利于整个社会更好地发展的。另外,90后不迷信权威,更关注事件与自身的关系,而不是事件因谁而起、有多少意见领袖关注,在媒体行业,这种个性的存在有利于整个行业创造力的增强。

在媒体中,新人与前辈聚集在一起,思维的碰撞能够形成“头脑风暴”,由此迸发出一些新的观点和创意,在与前辈的沟通中进步,与之一同改变着传统的传播路径,比如2013年10月19日推出的微信公众账号“仟言万语”,就是人大研究生霍仟与记者刘万永合作创办的。这一账号的宗旨在于打造媒体人的精神家园,其文章和排行广受好评,已形成一定影响力。在引导年轻人工作的过程中,管理者要善于鼓励年轻人求同存异,在争论中优化方案,达成共识。

追求理想的现实主义者

在很多前辈看来,90后媒体人是新闻理想缺失的一代人,已然放弃了对理想的追求和坚守。

在《百度90后洞察报告》中,90后的就业观为“追求理想的现实主义者”,对于这个评价我深有同感。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信念在我们成长的这个时代并没有改变,但它需要不断积累。我们将新闻理想融入了每一个自媒体账号的运营,每一个传播模式的改变,每一个选题策划的思考和每一次“头脑风暴”的进行。

如何从庞杂的信息中获取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是每个成长中的媒体人需要思考的问题。信息的传递、新闻的传播中存在着无数个小细节,它们看似琐碎却存在于我们每天的工作中,这需要我们怀揣着一颗务实的心不断努力。

请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和宽容,我们会努力让这个社会更好。(作者黄馨茹 为本刊编辑)

来源:《青年记者》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