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媒体 > 正文

陈朝华加盟搜狐前曾纠结,张朝阳情怀感动了自己


2015年01月09日 ⁄ 共 1954字 ⁄ 字号


独家专访陈朝华:加盟搜狐前曾纠结

 

腾讯科技 雷建平 1月9日报道  媒体的深刻变革之际,南方都市报总经理陈朝华宣布告别纸媒,走向网络。陈朝华将担任搜狐副总裁及总编辑搜狐原总编辑吴晨光则出任执行总编辑,向陈朝华汇报。

陈朝华1月9日中午接受腾讯科技独家采访时表示,能加盟搜狐是一种缘分,是搜狐创始人张朝阳的情怀感动了自己。

陈朝华说:“Charles(注:张朝阳)对优质内容有很深的追求,希望搜狐门户出品的内容更有品质,通过合适的内容推动中国社会继续的向前走。”

陈朝华加盟搜狐门户之际,正是中国门户大幅震荡之时。过去1年多时间,四大门户总编辑有三个离职,这包括搜狐总编辑刘春、网易总编辑赵莹、新浪总编辑陈彤。

这其中尤以陈彤的离职最引行业震动。陈彤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门户时代的开创者、中国网络新闻的标志性人物。陈的离开被认为是,面对新潮流无奈,也是传统媒体面临转型的写照。

如今的门户在很多人眼中被认为是一个过去式。为何陈朝华还要加盟搜狐出任总编辑?

陈朝华对腾讯科技表示,陈彤、刘春都是自己多年的好友,这些人的离开无疑对自己也产生了震动。“我的内心也曾纠结过,但我还是很愿意一试,人生不能留下遗憾。”

陈朝华是1969年出生,自1992年大学毕业即入职《南方周末》,历任南方都市报副总编、常务副总编辑、《南都周刊》总编辑。2014年1月,陈朝华被任命为《南方都市报》总经理。

在人生到45岁以后,陈朝华希望追求一些可以改变的东西。陈朝华对腾讯科技表示,门户不仅仅是媒体公司,还是一种载体,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门户还有很多值得改变的东西。

“门户可和用户有更好的交互,门户可记录很多人文情怀,门户还可以有很多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产品,比如,腾讯的门户跟传统意义上门户就不太一样,跟移动端有很多结合。”

陈朝华说,自己希望拥抱这种变化,也希望给搜狐门户带来一种改变,这也是自己人生很大的转轨。按照原定计划,自己会在春节后加盟搜狐门户,也可能会提前加盟。

“搜狐门户现在有很多新的产品发布,Charles希望我更早加盟。”陈朝华透露,自己加盟搜狐的第一件重大的事就是搬家,从南方搬到北京,这对自己也是很大的转变。

早前,张朝阳也证实陈朝华将加盟,张朝阳说:“我与众多产品技术人员致力于打造各端媒体容器(container), 陈朝华吴晨光团队将负责容器里的水及水的品质(quality of water)。”

吴晨光向腾讯科技表示,这次调整是体制架构的变化,和个人没有多大关系,陈朝华以后主要统筹体育、娱乐、时尚等频道,把以前分散的领域集中管理,其本人负责新闻、财经等领域内容,向陈朝华汇报。

在此消息披露之前,1月8日下午,陈朝华在新浪微博上感恩道,“聚是一把火,彼此温暖。散为满天星,相互闪烁,惜缘,感恩。”

至于陈朝华的继任者,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南方报业集团会委派新的人选,不会从《南方都市报》内部选拔,但人选目前没有披露。

虽然从1995年后就不再写诗,但陈朝华的微博认证身份依然为著名诗人。当然,陈另一个更重要的身份是资深媒体人,资料显示,陈自1992年大学毕业即入职《南方周末》,历任南方都市报副总编、常务副总编辑、《南都周刊》总编辑。2014年1月,陈朝华被任命为南方都市报总经理。

期间,他在《南都周刊》一路征伐,而业绩也可谓不俗。《南都周刊》是报纸的刊号,但是陈朝华在运营的过程中在逐渐朝杂志靠拢。2009年3月,《南都周刊》彻底改版杂志化运作,定价从3元提升到8元,发行量也剧增。2011年12月,周一版的《南都周刊》发行量达40.7万册,周五版的《南都娱乐周刊》发行量47万册。

陈朝华任职搜狐网总编辑并不意外。近两年,各家报社发行的订阅量、续订率和零售量逐年都出现了断崖式下滑,而在“平媒必死”的论调之下,大批纸媒人开始出走,投身新媒体或者创业。

而近一年来,门户网站的高层人事变更也可谓频繁,先有去年8月网易总编辑赵莹宣布辞职,两个多月后新浪网总编辑陈彤也宣布去职。搜狐亦不能避免,一个星期前曾一手打造搜狐新闻客户端的高级副总裁方刚也对外宣布结束自己在搜狐的11年生涯。

各家人事变动的原因不能一概而论。张朝阳对此的解释是,“人事变动有时候其实对于组织发展来说,是一个更健康的事情。”

而背后真正的原因或是张朝阳正在加强自己对搜狐的规划和各部门资源的整合。去年底,搜狐内部晋升三名高管,樊功臣将负责搜狐媒体产品技术及资讯平台;曾雄杰将负责移动视频及前向收费业务;魏谦屹则负责集团大数据中心及广告系统。无一例外,三人都直接向张朝阳汇报,这被外界视为收紧管理权的标志。

“每天都有紧张、焦虑、兴奋三种心情在交错。”在去年的互联网大会上,张朝阳描述了自己眼中的生存状态。而我们确实能在搜狐种种动作中感受到张自2013年初出关以来的焦虑,一种想在互联网格局中继续保留住一席之地的焦虑。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