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融合 > 正文

纸媒数字化生存:从重塑编辑室文化开始


2015年02月03日 ⁄ 共 1716字 ⁄ 字号


[摘要] 纸媒在数字化的时代举步维艰。纸质媒体究竟如何在数字化大环境中生存下来?且看欧洲报纸如何变革编辑室文化,在数字化时代求得生存。

纸媒数字化生存:从重塑编辑室文化开始

来源:腾讯新闻 全媒派

《纽约时报》裁员、《读者文摘》申请破产保护、《商业周刊》被廉价出卖、《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改为双周刊……纸媒在数字化的时代举步维艰。纸质媒体究竟如何在数字化大环境中生存下来?且看欧洲报纸如何变革编辑室文化,在数字化时代求得生存。

纸媒数字化生存:从重塑编辑室文化开始

报纸想要适应新的数字化大环境,改变新闻编辑室文化就成了当前最棘手的问题之一。在阿姆斯特丹举办的世界出版博览会新闻编辑室峰会上,来自四个欧洲新闻机构的编辑和经理分享了他们各自在适应21世纪报纸发展新形势方面的实践经验。

纸媒数字化生存:从重塑编辑室文化开始

 

《新闻邮报》:改变编辑室形制,引进高新人才

 

Marco Bardazzi是意大利《新闻邮报》(La Stampa)的数字编辑,此前他曾任该报纸的图片编辑。峰会上,Bardazzi向与会人员介绍了该报在适应数字化大趋势方面采取的激进措施。


据Bardazzi介绍,《新闻邮报》变革的第一步,就是通过与工会合作将重心转移到数字化上来,“我们希望生产的不仅仅是报纸,更是适合多平台推送的高质量信息产品”。


《新闻邮报》目前的编辑室中,总编辑和网络编辑座位要相隔300米,因此报社决定搬出现在的编辑室,仿照《华尔街日报》和《电讯报》的形制建一个新的同心圆状新闻编辑室。


Bardazzi认为,引进新的开发和设计人才到新闻编辑室是从思想和方法上对现有职员的“污染”,“这是一种非常积极的污染”。

纸媒数字化生存:从重塑编辑室文化开始

 

《三一镜报》:克服惯性,消除“敌意”

 

《三一镜报》数字改革编辑Alison Gow把印刷版编辑和数字版编辑的“敌意”视为新闻编辑室变革最大的障碍。“尽管数字版的编辑早在2008年就说世界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印刷版已经过时可,但印刷版一直到现在都还在赚钱。”


Alison Gow认为,动员那些不想接受编辑室变革但是又备受变革压力的人很重要。“阻碍变革的那些人一般都在主流新闻编辑室,改革者可以和他们合作或者改变他们”。


“惯性在新闻行业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别指望被人能坦然接受几十年没有变过的东西一夕之间全都要换新的,因此改革者有时候可能会觉得很脆弱。”

纸媒数字化生存:从重塑编辑室文化开始

 

《晚报》:雇佣年轻记者,对话青年读者

 

新闻编辑室文化很大程度上是由职员决定的,在完成从印刷版到数字版转变的过程中,最大的阻力来源于编辑室里的老记者,要知道,这样的转变对于他们来讲就意味着和那些习惯和期待阅读纸质出版物的读者们遗憾地说再见。


比利时《晚报》在解决这个问题时就简单粗暴了:雇佣新记者。《晚报》新雇佣的记者年龄都在29岁以下,报纸全权委托这些年轻人处理所有版面内容(除了头版留白部分)。


这样的处理方式也影响了《晚报》的读者群。报纸雇佣新记者的结果就是在青少年和布鲁塞尔的青年读者中影响很大。


《晚报》总编辑、总经理Didier Hamann认为这样的决策不管是对日常工作还是人力资源方面都有很大的影响。


“变革一个历史悠久的新闻编辑室并生产出好的新闻作品绝非易事,但年轻记者的加入给新闻编辑室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我们现在的工作氛围已经彻底改变了。”


《晚报》将青年读者做为目标群体的尝试一直未停止。据Hamann介绍,2015年,报社将免费为青年人发放报纸,“我们正在尝试和青年人对话,并把他们纳入到编辑室文化改革的进程中来。”

纸媒数字化生存:从重塑编辑室文化开始

 

《金融时报》:培训数字化能力,克服变革恐惧

 

《金融时报》的Lisa MacLeod向参会人员展示了他们改变编辑室文化的十种方法,其中前三条都是关于员工培训的。这一系列培训包括如何使用电子表格、提高工作效率的20个“数字化能力”等。


MacLeod说,最受欢迎的培训课程是HTML基础,报纸并不是要把记者都训练成程序员,而是为了让他们在做数字新闻时可以更得心应手。


MacLeod认为,根据职员需要调整培训形式很重要。《金融时报》刚开始为了方便事情繁多的记者们在午餐时间开设了培训课程,但后来发现大多数记者还是更喜欢参加全天的密集训练。

纸媒数字化生存:从重塑编辑室文化开始

对于当前编辑室文化变革,他认为最大的障碍就是帮助那些习惯了印刷版的记者们克服恐惧。“变革最大的障碍是恐惧,例如害怕新技术、害怕尽管不是但看起来懂得更多的人”。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