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采编 > 正文

一位资深记者的苦恼与遗憾


2015年07月07日 ⁄ 共 3571字 ⁄ 字号


    编者按:“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怀揣新闻理想的年轻人,初入职场时常常有此感觉。如何看待工作中的挫折与不如意之处?如何调适心态?本文作者依其20多年的从业经历,谈了他的思考与建议,包括一些“不出彩”与无奈,很坦诚。

采写新闻是记者的天职。做了20多年党报记者,在收获成功与喜悦的同时,也时常感到有一些莫名的苦恼和遗憾。有人看到记者发稿很风光,其实有些稿子发出来记者本人并非十分满意和情愿,各种遗憾、苦恼常常伴随,这些感觉甚至会陪伴终生。

这里,不妨晒晒我的一些苦恼与遗憾。这是青春的足迹,也是一笔学费,也许值得同仁们借鉴与玩味。

    好坯子没能炼出好钢

2007年下半年我去江永县讲课,县委办副主任蒋文龙同志推荐了一个典型,希望去采访一下。这个典型便是兰溪瑶族乡党委书记谭美池。

兰溪很偏僻,当时没时间去。谭美池有个在全县“七一”表彰大会上的发言稿,我仔细读了,觉得这人还不错。我拟了几个问题,拨通她的电话,开始了电话采访。

谭美池最初是学医的,不知为何却从了政。我从多方了解,都说她很朴实,干工作有一股子狠劲。

这篇通讯本来应该写得更好一点,可惜我一直没有深入到兰溪去,未能挖掘到鲜活感人的故事和细节。原打算作一深入采访,江永方面催得急,只好依据谭美池的发言材料和电话采访加加工,仓促发表了。工作味太浓,是此稿的一大缺憾。为吸引读者,我勉为其难在标题上做文章——《“孩子,妈妈不是人贩子”》,让大家新鲜一下。此已是无奈之举。

我去冶炼厂,炼钢的师傅说,钢坯子很重要,好坯子才能出好钢。但又说,若炼得不好,火候不对,好坯子也有炼坏的时候。写新闻也是这样,好典型、好素材未必就一定能写出好通讯。焦裕禄的事迹别人早写了,为何就穆青等人写的《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出了名?深入采访最重要。写通讯,尤其是写人物通讯,非深入采访不行。依材料画瓢,好坯子永远也出不了好钢。

    材料堆里扒出的新闻

永州住房公积金一直口碑较好,作为新闻人,我多少知道一些。但如何好?好到什么地步?我说不清。有一年国庆长假过后,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同志请我帮忙写个材料,才第一次走近了住房公积金。

这个材料是省里要的,而且要求总结他们在规范管理方面的经验,准备在《湖南日报》发表。办公室的同志很努力,写了一个六七千字的总结,大一二三,小123,再小小①②③,除了数字,还是数字,除了口号,还是口号。若作公文和汇报,应该说不错,够全面。问题是,这稿要拿去见报,干巴巴的,谁看?

他们请我修改,我说无法改。问怎么办,我说推倒重来。他们说这稿后天就要上交,我说那现在就赶紧行动。一人采访来不及,我就下达“命令”:要求他们每个科室写出2至3个故事,有时间、地点、人物,最好还有细节。办公室的同志更是辛苦,把近几年的工作总结都搬了出来。第二天晚上材料收了上来,我一头钻进去,硬在材料堆里找故事、找细节,扒出了一篇较有特色的通讯稿。

材料不是新闻,工作总结不是通讯,办公室的同志一定不能把二者混为一谈。我们做新闻工作的,一定不要被单位材料所迷惑或吓倒,该采访的一定要深入采访,该推倒重来的一定要推倒重来。是新闻,就应该高标准严要求。

3000字的工作通讯,很快被《湖南日报》全文采用,但报纸出来后,我左看右看,总觉得还是缺乏一些“鲜味”,能让人眼前一亮、鲜活感人的东西不多。我寻思,尽管调动了全身细胞写这篇稿子,材料堆里“扒”新闻,但“二手材料”再多再好,毕究还是与“鲜活”隔着一层墙。这是写作技巧无法弥补的。

不该遗忘的“马路新闻”

零陵是我的老家,我在零陵城里住了20多年,每一条街巷基本都已摸熟。零陵很美,曾有“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之美誉,也曾有永州市唯一的“全省最美一条街”。但曾几何时,零陵街头乱摆乱放、车子乱停乱靠,一些主要街道几乎成了“肠梗阻”。

2008年10月,我三次驾车去零陵,感觉零陵变了,不再塞车。我问了一些司机,他们都说有这种感觉,车行零陵好走多了。什么原因呢?一些人告诉我:如今零陵城管管事了!另一些人告诉我:创建省级卫生城市,零陵动真格了!

是呀,湖南省全省13个地级市,10个是省级卫生城市,唯“历史文化名城”永州不是的(零陵是永州市的一个区),多尴尬呀。市里正在大张旗鼓抓这项工作,何不去零陵了解一下呢?也许,典型就在眼前。

提起城管,可能没几个人有好感,网上的负面新闻也特别多。但与零陵区城管局长蒋炳忠慢慢聊天,不知不觉对城管人员心生敬意。城管人员依法开展工作,一般人只看到他们威严、冷峻、无情的一面,而对他们忠于职守、忍耐谦让的另一面却很少看到,这实在是委屈、误会他们了。蒋炳忠原来在多个部门工作过,在邮亭圩镇任过党委书记,干了5个月的城管工作,他总结出了四句话,有些心酸。这就是:“比乡镇更辛苦,比信访局更啰嗦,比计划生育更受气,比公安局更担心。”他是一个实在的人,我相信他的话。

城市是经营出来的,也是管理出来的。既然是城管执法局,城管就应该上路,就应该执法,不然你不敢管他不去管,城市岂不是一团糟?作为记者,每天都生活在城市中,自然也应该去关注一下身边的城市,关注一下“马路新闻”,毕竟这个城市是大家的。

值得庆幸的是,2008年我发出关于零陵大力治理“肠梗阻”的第一篇重头报道以后,永州创卫急剧升温,继创省卫成功后,不到两年又跻身国家级卫生城市,实在让人刮目相看。

    最艰难的一次写稿

做了几年记者后,采访了好几位领导同志,原以为写领导的报道也并不是很难,但有一回却大错特错,且错得一塌糊涂。

1995年3月,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王茂林第二次来永州市考察工作,下辖的11个县市都跑了,重点考察了7个县,历时5天,非常紧张、辛苦。5天下来,人跑累了,我却非常兴奋。拍了很多照片,记了很多笔记,省委书记的讲话能记的几乎都记了。当时我很有想法,想学着《东方风来满眼春》一样,写一篇大通讯,再发一整版照片,把宣传的声势尽量造大一些。但没想到,我太幼稚了。当我兴高采烈地把五六千字的通讯交给地委书记审阅时,书记翻了几页就给否定了。书记说,还是别发通讯,就发个消息吧。2000字的消息交上去,还是万万没有想到,书记竟迟迟不肯签字。

是我没写好,或是写错了吗?我仔细看了采访本,没错。又仔细看了《人民日报》《湖南日报》,写作格式、套路也没什么错。问题出在哪呢?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时,总编辑把我叫去,说书记来电话了,说这稿子不怪记者,记者不了解内情,是有关同志失职了。原来,报社领导也不知道,省委书记这次来有些很不寻常,报道不能按常规搞,应着重突出某个方面。这“某个方面”,按常规报道来讲,只能是象征性的表示一下,绝不会浓墨重彩。而这些,书记不便对记者说,记者平时不在领导的身边,自然也无法知道。不知道,稿子也就无法令领导满意。没办法,最后这稿只能由地委办的领导来改,我站在这位领导的身边,心里难受到了极点。当然我清楚,这位领导的心里也不会好受。

实话实说,这稿子改得并不怎么好,尤其是标题太没品位太直白。稿子的后半部分是我的,但前半部分已面目全非。我不同意署名,领导说只能以记者名义发。稿子见报后,我却不敢多看一眼。无疑,这是我最艰难的一次写稿,也是最不满意的一次写稿,尽管我付出了百倍的热情。

    新闻有时很无奈

新闻是历史的初稿。今天的新闻,明天的历史。这些话都是正确的。但有时也不绝对。

我不想对任何媒体说三道四,相反,倒想为一些媒体说句公道话。世上没有一家媒体生活在真空中,没有一家媒体没有自己的利益,纯粹客观公正的报道会有吗?受一些权力部门和利益集团的制约与影响,新闻有时也很无奈,黑的有时就是不能说成黑的,明明是一,有时就要说成二。这时真的不要怪记者,记者是无辜的,凭记者个人的能力,有些事是抗拒不了的。

1993年,我写了两条海南兴发房地产公司在永州规划建设若干高档游乐区和商务区的稿件;1998年,又写了两条永州百万庄筹建800亩国际鞋业城的稿件,这在当时确实都是事实。可惜很遗憾,仅仅昙花一现。几条新闻虽有誉美之嫌,但出发点是好的,都是为了宣传永州。而且,这些稿件都是有关领导要求写的,有的发在《湖南日报》,有的发在香港《大公报》。问题不在于领导错了,不在于新闻写错、发错了,而在于操作层面,没有把理想变成现实,把规划落到实处,把好事真正做好。

由此看来,新闻可以是历史的初稿,却不一定是真实的历史。新闻有时也很无奈,也很尴尬,且这种尴尬的新闻眼下还并不见减少。埋怨没用,我们只能宽容、理解,只能创造条件尽力避免。

(蒋剑翔:湖南永州日报社副总编辑、高级记者)

   1 2 下一页  来源: 《中国记者》杂志 This article is automatically posted by WP-AutoPost : WordPress自动采集发布插件
添加自定义链接,WP-AutoPost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