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资讯 > 正文

郝志中:“大咖”的头牌经纪人

2016年08月21日 ⁄ 共 2308字 ⁄ 字号

记者:曹素妨 特约记者:王真峥

郝志中:“大咖”的头牌经纪人

    郝志中,酷6网联合创始人,前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迅雷看看CEO,有15年以上互联网从业经验。2015年夏,他离职创业。

这是一个大众创业的时代。

这是一个个人崛起的时代。

郝志中发现了两者的诉求,连接起企业与专家,创立了“大咖说”。

帮创业公司找到私人顾问

“大咖相助、创业加速”,这是打开“大咖说”首先看到的8个字。

经过4个月的运营,郝志中将“大咖说”的模式定义为:C2B。“C”原则上是指年龄在40岁以上、从业经验15年以上、公司职务VP以上的“大咖”。“B”锁定在有咨询需求的企业。

目前,“大咖说”聚焦在创业板块,未来会把“创业”去掉,成为“公司的私人顾问。”郝志中说,他们要做的就是为每家公司找到最合适的顾问。

“用户端的需求一直存在。原来怎么解决?就是通过朋友找专家。现在我们把中间的‘朋友’去掉,完全是两个陌生人,通过交易模式满足需求。我给你帮助,你付出费用。其实,原来人情也是交易模式,你见专家总得请吃饭、送礼物吧,成本花出去了,但两边的体验都不太好。”

“大咖说”的出现降低了企业与专家的连接成本,成为一种便捷、稳定的渠道。而企业除了获得经验的传授外,也获得了人脉,以及专家带来的各种资源。

据郝志中介绍,自2015年11月产品上线以来,在没有任何推广的前提下,大咖说通过用户口口相传获得了数百个订单。今年运营的重点是让B端用户尽快知道这个平台。同时,他们正在准备A轮融资。

类似基于经验咨询的平台不止一家,例如果壳推出的“在行”,界面推出的“前辈”。抽佣,是他们共同的盈利模式。问题在于,在用户规模有限、需求频次较低的情况下,抽佣后的所得能否支撑起整个运营团队和平台建设的费用。

从收费高低与入驻行家级别来看,“在行”与“前辈”像满足个人兴趣与技能提升的“快消品”“大咖说”像满足高端企业用户的“奢侈品”。然而,门槛越高意味着越少的专家资源与用户资源。

对此,郝志中表示,大咖说目前处于从0到1的阶段,首要任务是精准定位用户需求,并根据实际情况快速进行产品迭代,同时将后端服务标准化。

 帮大咖将盈余价值变现

因此,郝志中不愿意开放“行家”自行注册功能。虽然有硬性的入驻标准,但对专家的挑选更基于主观判断。“能将知识和经验进行产品化输出的人,其实并不多。”他强调“大咖”的高门槛,以保证企业能解决实战问题。同时,他们帮企业理清需求,找到最合适的顾问。

目前,“大咖说”提供的两种类型的服务:单次咨询2000左右一小时,长期顾问20000左右每月。但对于老板来说,比钱更值钱的是时间。如何说服年薪都在百万以上的专家入驻“大咖说”?

“我们掰碎了去看,每个人的需求是不一样的。首先,对任何人来说,挣钱都很重要。顾问服务一个月平均2万块钱,如果他有两个就是4万块钱,一年就是50万的收入。对大咖来说,他用空余时间挣的这份‘年薪’,也算笔钱了。”

其次,“对大咖来说,这样的聊天也有反向价值。他可能通过这样的形式,把空余时间拿出来,发现有潜力的公司、跟他们建立长期合作,甚至于投资合作。”

然而,深究到“大咖说”的创意原点,是郝志中个人的一段经历和感悟。“我在深圳的一年多,晚上有好多空闲时间。这个剩余空间,到底干嘛?我知道自己的知识和经历是很有价值的,我也乐于分享,但除了讲课这种传统形式外,没有新的模式可以输出。所以,我想能不能做一个产品,将剩余空间释放出去,帮助互联网企业解决问题。”

对于不惑之年的郝志中来说,他更看重的不是金钱,而是价值。他的5位合伙人都是互联网界的资深人士,平均年龄38。目前平台上的“大咖”都是他们原先的同事或朋友。郝志中说:“这个阶段的大咖已经过了拼的阶段,因为体力的巅峰都过去了,但智力和经验还在增长。他们在公司释放的价值是相对稳定的,那么能不能释放到别的地方去?他们的智慧、经验都特别宝贵,是初创公司最需要的。还有就是到了一定的年龄之后,大家愿意输出、也有能力输出了。我想做他们最好的经纪人。”

大咖创业的压力

郝志中自己也是“大咖”,有15年从业经验的他知道创业是件“凶多吉少”的事。“我不怕失败。互联网创业成功是偶然的,失败是必然的。我为了偶然而努力,毕竟在建立新模式,产生新价值。但我不想失败,所以有压力。”

他告别了高薪与高位,选择了一条更艰难,但更有意义的路径。他希望将自己和同伴的价值最大化输出。在创业过程中,同样为了追求“价值”,他把经验梳理成第一本系统构建互联网方法论的著作《用户力》。在这本书中,他无偿分享了平时讲课的500多页PPT。

“万一哪天出门挂了,也没给世界上留点什么,后来就想写本书得了。我觉得这是可以沉淀下来的有价值的东西。于是,逼自己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完成它。”

《用户力》得到业内普遍认可的同时,也有资深人士对“大咖说”的商业模式提出质疑:“它其实还是传统的中介模式,只不过搬到了线上。但在中国语境下,有两个问题不可忽视:一是大家对知识的价值普遍低估,不愿意为高质量咨询付出高费用;二是对规则的蔑视,交易双方在第一次见面之后,完全可以不通过这个平台联系,这就让原本就是低频的需求变得更少。”

对此,郝志中并不认同:“Uber是不是传统的中介模式?刷单是不是对规则的蔑视?问题始终存在,关键是方向和解决方案。”他强调自己是共享经济从业者,分享的是知识盈余,手段则是利用互联网工具和服务连接人与知识。

公司永远会考虑降低成本的问题,个人也有趋利的一面。在利益与规则面前,交易的双方将作何选择?我们能否寄希望于“大咖”的道德水准与契约精神?郝志中曾写下这样的话:“人性在互联网世界里是裸露的,它将人性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都放大到极致。”

《中国传媒科技》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