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论文 > 正文

科研评价视角下文献计量学研究若干新论

2016年09月08日 ⁄ 共 3001字 ⁄ 字号

[作者] 钱革

[单位] 上海财经大学

 

文献学与文献计量学,望文生义,都以文献为研究对象。在大众看来,仿佛“前世今生”的关系。不管这种印象是否正确,两者确实“恍若隔世”:一方面,就方法论而言,文献学主要是定性方法,而文献计量学主要是定量方法。另一方面,文献学虽也有较广应用,但主要局限于历史学等人文学科。而随着文献计量正逐渐成为与同行评议并列的科研评价的两大支柱,其影响力几乎辐射到所有学科,并通过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进步;同时,越来越多的来自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各研究领域的学者正源源不断地加入了文献计量学的研究队伍,反过来极大地推动了本学科的发展。

上海财经大学钱革博士多年来从事文献计量方面的研究,在此基础上,作为理论总结,钱革博士又在SCI检索的印度国家科学院院刊Current Science上连续发表三篇学术评论,分别就传统文献计量方法的局限性、新的替代计量指标的提出、知识图谱方法的创新等提出了若干新见解。

file0001

Current Science创刊于1932年,目前已出版到111卷,是亚洲最为老牌的综合性学术期刊之一,主要发表科学技术上的重大发明发现以及科技政策、科研管理方面的学术评论。图为最新一期的Current Science的封面。

 

Current Science网址:

http://www.currentscience.ac.in/

 

一、关于传统文献计量方法的局限性

相关研究成果见:

Qian, G. (2013). Possible limitations of the document co-citation analysis in psycho-oncology research. Current Science, 105(12), 1666-1667.

全文下载地址:

http://www.currentscience.ac.in/cs/Volumes/105/12/1666.pdf

文献计量学的方法,如引文分析和共引分析,价值自不待言。但正如其他任何实证科学研究方法一样,也必有局限性。本研究对其的批评,不是为了取消,而正是为了完善文献计量学方法。

本研究的论点为:文献计量学方法在不同研究领域中的可应用性是存在差异的,这里举心理肿瘤学为例,下表为根据引文分析(指标为被引频次)和共引分析(指标为中心中间性)的结果排序得出的该研究领域十篇最“重要”文献。

file0002

但对该结果的定性分析表明,至少在心理肿瘤学领域,文献计量学方法的运用是有局限性的。一方面,这里列举的十篇最“重要”的心理肿瘤学文献大多是一些心理和行为测量量表,比如被引频次排在第一、中心中间性排在第二的The 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其实在医院的所有科室都广泛运用,对心理肿瘤学研究并不见得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而当文献计量学方法运用于其它应用性和操作性较强的学科和研究领域时,我们也应该注意是否出现了类似的局限性。

另一方面,传统文献计量方法以引文分析为基础,而科研成果从发表到被引,再到形成共引网络,需要一段相对较长的时间。如上述十篇文献中,只有一篇发表于2000年之后,而其中有些甚至发表在四十年前。对于心理肿瘤学这样一个迅速发展的学科来说,这些“老果实”的重要性已大打折扣了。我们现在正处于日新月异的时代,当我们运用文献计量学方法去分析其它迅速发展的学科和知识领域时,也要特别注意是否具有类似的局限性。

 

二、关于知识图谱方法的创新

相关研究成果见:

QianG. (2014). Computational and visual analysis of the development stage of theories in thesocial sciences: a case in the entrepreneurship field. Current Science, 107(11), 1795-1799.

全文下载地址:

http://www.currentscience.ac.in/cs/Volumes/107/11/1795.pdf

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学科发展阶段的划分具有显而易见的重要性,但传统上,此类问题主要是通过理论和定性分析的方式进行探讨。本研究力图综合计算、可视化与直觉方法提出探讨这一问题的新路径,并以企业家精神研究领域为例,在科学计算的基础上,设计了一种可用于直观展现社会科学学科发展阶段的新的知识图谱方法。下面所展示的正是用新方法绘制的企业家精神研究领域知识图谱。

file0003

该知识图谱方法与传统方法的区别有二。一是做减法,去除了共引网络,而只留下了共引分析的结果。因为共引网络对于其它学科(比如这里的企业家精神研究领域)的研究者来说,实在过于繁琐且难以理解。二是做加法,将原先二维的知识图谱改为三维,从而能在同一张图中容纳更多的文献计量学指标,以更加全面直观地展现某一研究领域知识结构的演化历程。作为对照,下图则为运用传统方法绘制的图谱:

file0004

从两种图谱对比可见,新图谱更好地利用了空间,且展现出了更多信息。虽然从两种图谱中都可以清晰地看出企业家精神研究领域发展的两个阶段,即:初创阶段(成果较少但皆为经典)和迅速发展阶段。但推进从前一个阶段向后一个阶段转化的关键人物是谁,在旧图谱上根本看不出来。我们认为应该是McClelland, D.C.,就是新图谱中标着CL的那个大红球。之所以在旧图谱上不能看出,是因为旧图谱只运用了一种文献计量学指标,即被引频次,而我们的新图谱同时容纳了五种文献计量学指标。相较其它企业家精神研究者,McClelland, D.C.的论著虽然被引频次不高,但在创新性与突显性这两项指标上名列前茅,同时也具有较高的中心中间性。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对McClelland, D.C.在企业家精神研究史中地位的定位与相关的理论和定性分析的结果是一致的。

 

三、关于新的替代计量指标的提出

相关研究成果见:

Qian, G. (2015). Books or articles: which are more important in the scientific evaluation of different disciplines?. Current Science, 109(11), 1925-1928.

全文下载地址:

http://www.currentscience.ac.in/Volumes/109/11/1925.pdf

目前学术界的共识是,自然科学的基础性研究的主要成果载体是论文,而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专著的地位相对较高。但本研究以为,在这里仅仅满足于泛泛而谈是不够的,因此尝试提出一个新的计量指标,用来比较不同学科中论文与专著的相对重要性。

本研究首次提出,在Web of Science数据库中,某一学科书评的数量(简称NB)与该学科原创性论文的数量(简称NA)的比值(简称BA)可以用来比较不同学科中专著的相对重要性,其原因在于,只有学术专著的地位较高,才会有更多的研究者愿意为此撰写书评,也才会有更多的学术期刊愿意刊发这些书评。

接下来本研究就运用Web of Science 2000年到2015年的数据统计和计算出总共153个研究领域的NB、NA、BA,并依据BA值将上述研究领域划分为专著重要性依次降低的四组(人文学科、社会科学、软科学、硬科学),现分别各举四例。

人文学科中的四个研究领域:

file0005

社会科学中的四个研究领域:

file0006

软科学中的四个研究领域:

file0007

硬科学中的四个研究领域:

file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