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观察 > 正文

传裸照贪污受贿嫖男妓 英媒钓鱼采访搞垮政要


2016年10月06日 ⁄ 共 4250字 ⁄ 字号


  阅读这篇文章,你可以看到:

  英国诸多位高权重的人被媒体钓鱼,接连好几起,英国媒体钓鱼式采访技巧高超;

  英国政界曾试图反击,前任首相卡梅伦设立了史上最严格的媒体监管机构,并且在英国议会举办听证会

  虽然钓鱼式采访存在争议,不过按照媒体观察人士的说法,对待有权力的人,钓鱼式采访是合法的。

  文|张耀升

传裸照贪污受贿嫖男妓 英媒钓鱼采访搞垮政要
图:星期日镜报的封面就是议员招男妓丑闻
传裸照贪污受贿嫖男妓 英媒钓鱼采访搞垮政要
图:瓦兹在2015年工党晚会上大跳肚皮舞

  屋漏偏逢连阴雨,这句话用来形容英国资深议员基思•瓦兹最合适不过了。

  先是英国媒体《星期日镜报》登出长篇调查报道,指出瓦兹在自家私宅密会两名男妓,整个交易过程被完整记录。事发后,瓦兹才知道这两名男妓就是报社安排的“钓鱼”行动;接着《每日邮报》又在第二天继续爆料,瓦兹支付的嫖资可能是公款。嫖资由另外一名男人支付,此人跟瓦兹创办的一个慈善组织有关。

  男妓丑闻在英国举世哗然,在舆论压力下,瓦兹火速辞去下议院内政委员会主席一职。

  一个堂堂的议员就这样栽倒在媒体手里,他控诉《星期日镜报》的报道手法卑劣,“这是侵犯隐私”。

  事实上,栽倒在善于钓鱼的英国媒体手里的政客权贵已经可以撸串了,瓦兹先生,可长点心哪。

  基思•瓦兹:你让我欲火焚身

  我们先了解瓦兹被钓的整个过程。

  根据《星期日镜报》报道,瓦兹是在8月下旬认识两名东欧男妓,他深信这是罗马尼亚男妓,并且约好在家中进行“幽会”,也就是性交易。

  瓦兹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的议员身分特殊,所以把自己化名成“吉姆”,职业是名“洗衣机推销员”。然而,即使瓦兹企图隐藏身分,还是被两名眼尖的男妓给认了出来。男妓随后向《星期日镜报》爆料。

  《星期日镜报》在报道中,附上了男妓提供的Facebook对话纪录。对话中,瓦兹不断要求男妓传照片给他,而且相当期待他们的“密会”。

  他们的“幽会”定在了8月27日。

  瓦兹说,不要忘记把春药一起带来。甚至一直到幽会的前一天,瓦兹还是不忘提醒带点春药。

  为了避人耳目,他们约在了距离瓦兹家大约半英里的屋子幽会。根据公开信息显示,今年6月瓦兹刚用387,500英镑的价格买下他们的幽会小屋,而瓦兹“真正”的家价值2百万英镑,都不便宜。

  几小时内,男妓就在“幽会”中拿到了所有丑闻的证据。

  瓦兹事后向两名男妓各支付150英镑(1330元人民币),价格还是挺高的。就在瓦兹心满意足之余,他没想到这两名拿了他钱的男妓,居然反过来阴了他一把。

传裸照贪污受贿嫖男妓 英媒钓鱼采访搞垮政要
图:男妓偷拍瓦兹的相片

  翻阅公开信息发现,瓦兹从1987年以来,一直担任英国下议会议员,也在内政委员会主席位置上待了长达9年时间。换句话说,他是英国有影响力的资深议员。

  结果资深议员的知名度,带给他的却是一系列麻烦。

  讽刺的是,他担任主席的内政委员会,专门负责犯罪、移民和毒品政策,结果这次嫖东欧男妓就涉及了移民,春药涉及了毒品,真是给自己狠打了俩巴掌。

  这还不是最惨的。

  最惨的是瓦兹已经已婚,还有两个孩子。这个丑闻让瓦兹不得不向他的家人道歉,“真诚地对我妻子和孩子造成的伤害道歉。”丢了工作,也伤害了自己的家庭。

  但是对于《星期日镜报》的钓鱼手段,瓦兹相当恼火。他认为《星期日镜报》手法拙劣。“一家全国报纸竟然花钱雇用人这么做,实在令人堪忧。”

  照瓦兹的说法,他是个受害者。

  伪装成中国公司钓鱼

  千万不要以为瓦兹是英国钓鱼的个案。

  传媒狐发现英国记者简直是天才小钓手,近年因钓鱼爆发的丑闻就有五件以上。许多英国政客就栽在记者钓鱼,傻傻地在英国百姓眼里上钩,黯然辞职下台。

  去年,英国《每日电讯报》和第四频道记者就假冒某“中国公司”员工,电话设局了12位英国议员,结果有两位议员就这么落到记者的网里。

  假装中方代表的记者表示,为了在欧洲开展业务,他们需要一点在英国的“关系”。钱不是问题,但希望这12名议员可以帮忙公司跟政府打好关系。

  结果,英国工党和保守党各有一名资深议员上当。

  上当的斯特劳担任过外交大臣、司法大臣,也就是外交部长和司法部长;另一位里夫金德更厉害,担任过国防部长、外交大臣、苏格兰事务大臣。两位都是政坛大人物。

  然而,两位大人物都对中国公司的“大好处”感兴趣。

  在记者偷拍的视频中,里夫金德跟记者炫耀,他能联系英国在世界各国的大使。斯特劳则表示,为了让中国公司获利,他能静悄悄地修正欧盟的政策法规。

  关于酬劳,那就是天文数字了。里夫金德的工资报价最高是每天1万6千英镑(约14万人民币), 斯特劳则是5千英镑(约4.5万人民币)。

  英国百姓也傻了,原来他们选的议员这么神通广大。

  花钱疏通关系的丑闻爆发后,两名资深议员刚开始还不断为自己辩护,称议员工资太少。但最终在社会压力下,还是辞职谢罪了。

  这是目前英国钓到层级最高的政府官员。

  除了2015年的议员大钓鱼,2010年第四频道也做过一次大钓鱼,而且钓鱼的规模高达20位,其中15位议员愿意跟记者见面。

  记者成立了一家叫做“安德森•佩里”的公司,游说英国议员,麻烦他们通过有利于公司业务的法案,雇用的价格大约是每天5千英镑(约4.5万人民币),跟2015年的钓鱼行情差不多。

  最后,九名议员爽快答应的视频在英国大街小巷播放着。

  这些议员答应游说的嘴脸,就像是给英国百姓打了个巴掌,自己居然选出这样的人。在随后的选举中,这些资深而且政治前途明亮的议员们,被民众用选票给制裁了,悉数落选。

  议员游说的问题严重,媒体知道,英国前首相卡梅伦也知道。

  所以卡梅伦在野时,曾经猛烈抨击游说行业,残害英国的民主体系,但是当卡梅伦上台后,英国记者却批评他整顿游说的力度不够。

  卡梅伦对于媒体的箝制

  英国媒体一直这么嚣张也不是办法,英国政界也曾展开“反击”。

  2013 年3 月18 日,卡梅伦设立了史上最严格的媒体监管机构,并且在英国议会举办听证会。这被视为卡梅伦箝制媒体的第一步。

  英国媒体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对抗。

  怒斥卡梅伦,成了英国媒体的一致口径。英国作为有300年新闻自由的国家,拥有辉煌的报业历史,今天,这些荣耀有可能随着新监管部门的出现而殒落。

  对于媒体业的疾呼,当时很多英国人并不领情,毕竟英国媒体近年出过的乱子太多了。钓鱼资深议员就算了,还有饱受质疑的媒体窃听问题。特别是默多克旗下《世界新闻报》非法窃听失踪少女事件,就引起英国各界极大反弹。

  据当时民调机构YouGov的调查,英国有81%的人强烈支持“媒体配合新的监管机制”,而《新政治家》杂志指出,70%的人同意建立有实权的媒体监管机构。

  看起来,英国政界跟民众都对媒体有微词,而且是很多微词。

  事实上,英国之前就有个叫做“报业投诉委员会”(PCC)的媒体监督机构,它成立于1991年。PCC委员会由17名委员组成,其中包括非业内人士的主席1名、9名公民代表和7名报业代表。

  但有个问题是,这个组织根本没有强制力,无权处罚媒体。PCC只能用一本《编辑行为准则》,请求媒体给点面子自律,或者是把处罚刊载在它们的刊物上,没有实质力量。

  在卡梅伦主导下,PCC解散后又重新组了“独立报业标准机构”(IPSO)。

  ISPO的《媒体从业规范》规定中,有个规定跟报纸记者“钓鱼”相关。那就是认为新闻应该要尊重个人隐私,设圈套获取新闻信息的手法有两个限制,首先必须是出自对公共利益的考量,还有在其他方法不奏效的情况下,才可以“钓鱼”。

  以上我们所说的媒体监管机构,不管是PCC,还是改组后的IPSO,或是监管电视的Ofcom,都只是个机构,都是媒体自律的第一道关卡。

  万一媒体自律没管好,对方告上门那就更麻烦了。

  1994年,英国《太阳报》刊登了谋杀中的被告的相片,结果编辑被罚款10万英镑,原因很简单,因为法院认为《太阳报》这个做法没有合理性,也无关公共利益,反而伤害了当事人。

  目前看起来,虽然近年英国政府针对媒体采取了许多管控,甚至可以将媒体告上法院,但是英国政界还是处于防御态势。

  身为第四权的媒体依旧掌握了攻击的主动权。

  《卫报》:隐私权的牺牲是必要

  瓦兹对于记者钓鱼的质疑,让媒体同行选择力挺《星期日镜报》。

  的确,钓鱼对于记者来说并不常见,跟暗访比起来,它更像是个套路更深的圈套。但是如同ISPO的《媒体从业规范》提到的一样,政客的“有用”信息很难借着普通方法找到,为了公共利益,记者还是必须去钓。

  英国伦敦城市大学的新闻学教授罗伊就投书到《卫报》,表示支持这次钓鱼。

  罗伊在《为什么星期日镜报揭露基思•瓦兹是合理的?》一文中指出,瓦兹的确要感到不安,但不是对嫖男妓感到不安,而是对那些选他的英国百姓感到不安。

  对那些批评媒体爆料没有底线的人,罗伊也有话说。

  在新闻道德方面,罗伊认为所谓道德不在文章本身,或是记者获取信息的手段,而是我们必须从公共利益的角度去出发。所以,部分隐私权的牺牲是必要。

  《星期日镜报》的社论也有明确立场,它承认,“瓦兹先生的确没做什么违法事。”但是,内政委员会主席的位置就事关重大了。尤其瓦兹负责英国的毒品政策,他个人的偏好可能会影响英国百姓。别忘了,他嫖男妓还不忘带春药。

  有个网友在《卫报》底下回得很精辟,“你嫖男妓不关我的事,但是你是内政委员会主席就甘我的事了。”

  除了英国,国内对于记者钓鱼也有过讨论。

  在新华社旗下《现代快报》一篇《媒体对权力可以“钓鱼”采访》指出,“记者的钓鱼行为,与执法机关钓鱼执法,应属不同性质,它对证明官员存在滥用职权的行为,是有效的。”

  《现代快报》跟这次英国媒体的立场相似。对中国社会来说,重要的是如何让公权力曝光在阳光下,只要媒体不要用违法的手段获取信息,而且客观呈现信息跟公共利益的关系,这样的钓鱼是无可厚非的。

  “政府或者官员不能对公民钓鱼,而公民可以对政府和官员钓鱼” 《现代快报》说。

  英国的第一家报纸《牛津公报》创立于1665年,至今英国媒体发展有300多年的历史,是全球媒体的先驱。同时英国的民主制度也是世界的领导者,然而在几百年发展下,英国媒体与民主成了竞争关系,英国至今不断在找寻两者平衡的位置。

  瓦兹嫖男妓的钓鱼丑闻,将会让英国媒体更加巩固自己报道的合理性,尤其是保护公共利益。不少媒体对于这次钓鱼,都表示了支持,政界则是选择了安静。

  我们不知道,钓鱼作为调查方法还能存在多长时间。政界是否会再次反扑?

作者:张耀升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