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观察 > 正文

原央视焦点访谈女记者创业 靠邓紫棋引来千万投资


2016年10月06日 ⁄ 共 4973字 ⁄ 字号


  阅读这篇文章,你将看到以下内容:

  作为一名媒体人,武卿缘何走上创业之路?

  媒体人创业会遇到哪些问题?

  武卿创业选择了做视频。对于产品,她有什么想法?

  文|张耀升

原央视焦点访谈女记者创业 靠邓紫棋引来千万投资
 

  低调大半年,前央视记者武卿以创业者的身份重回大众视野。 

  其实早在去年9月武卿离开工作13年的央视时,她就已经在招兵买马,甚至早就创业四个月了。 

  当时,武卿写了一篇长达9329字的辞职信,跟《焦点访谈》节目说了声再见,出现了刷屏,却也引发了质疑:“离职央视还要炒作”。

   武卿离职信提到,“打来到这世上,有一少半光阴,竟在央视度过。我多想把所有梦想,都在这里安放。但是在为被灭的片子流泪时,我觉得心痛。” 

  质疑武卿的声音没有停过,为了厘清争议,传媒狐当时专访了武卿本人。武卿除了通过传媒狐厘清误解,也表达了坚定创业的决心。(点击这里,阅读传媒狐早前对武卿的专访)

    “如果把奇霖传媒比作一个人,我希望他善良,以滋润、成就他人为使命。”她告诉传媒狐。奇霖传媒是她创建的公司的名字。 

  武卿离开了央视,将全数精力投入奇霖传媒。她说,离开,不是为了更好地回来。离开,就是离开。

  武卿走上创业路某种程度上是个意外。看上去八竿子打不着的歌手邓紫棋和IT人士任旭阳是武卿创业路的推手。

  2014年,出于对歌声的喜爱,武卿在工作之余帮邓紫棋做了一期《卿爱的人》,收到很大回响。武卿当时认为,《卿爱的人》是个很好的“产品”,而且邓的公司是个创业公司,可以很单纯做音乐的公司,让她受到了很多启发。 

  很巧的,百度元老人物任旭阳也看到了《卿爱的人》,他相当感兴趣,于是任旭阳联系了武卿,并见了个面。武卿说,见面没有多久,任总就忽悠我创业了。 

  对于创业后的首发产品《硅谷大佬》,武卿很有信心地说,“我只能给我做了一年的深度报道项目《硅谷大佬》打分。不客气地讲,从最终呈现上我给它打95分。”

  这般有底气的背后,是武卿专注一年的努力。 

  看到了今天的武卿,跟一年前的她没什么改变,依旧是个努力的人。

  谈创业缘起

  传媒狐:为什么要创业?

  武卿:有两个人把我推到创业这条路上,一个是邓紫棋,一个是任旭阳。此前我写了篇关于邓紫棋的深度报道,那篇文章被转载后,刷屏快一周。任旭阳看到了就加我微信,然后约我见面,那是2015年4月29日。第一次见面才聊了半个小时,他就说你创业吧,我投你。这篇文章确实是个优秀的产品,因为写了邓紫棋,就得到了大量关注。投资人找到我,推动我创业,想来让人感慨。我为啥老说产品第一?是因为过去的经历,每一次精心做的内容产生大的影响,都会给我带来意外的收获。我的四笔近千万投资,就是因为三篇文章――比大多数人多花三倍时间、精心打磨的文章。

  传媒狐:投资人自己来找?

  武卿:过去的四个投资人,都是他们主动提出投资的。以后找投资人,我还要找他们这样的。不懂得尊重、善待创业者的投资人,或是价值观不对的投资人,我不拿他的钱。我们这行只要手艺好,可以过得很舒坦,不见得非得融资,和有缘人做快乐事多好。

  传媒狐:为什么接受任旭阳的“忽悠”呢?

  武卿:用任总的话讲,是他忽悠我的。我当时没那个觉悟,当时的计划是先做媒体高管,一边做一遍学习管理学知识,过几年再创业。如今看,这种想法明显是错误的,幸亏任忽悠我,创业就得早日实践。

  传媒狐:离开央视后感觉你很低调?

  武卿:有个记者朋友说我,你这人干的最高调的事,就是太低调了!确实好多朋友问,这一年你到底在做什么,也不说,故意搞神秘?我其实说了,在公司两次招聘中我们有写:“奇霖传媒聚焦科技、互联网领域”,做这个领域视频内容的模式研发、制作、投资。但是再多释放信息,我真没时间,也觉得没必要。我信奉一点,你的手艺才是阿基米德说的那个能够撬起地球的支点。把产品打磨好,产品自己会说话,会长翅膀,多说无益。

  传媒狐:创业的生活作息正常吗?

  武卿:哈哈哈,太不正常了。创业一年,正常的时候一点睡,七点起。不正常的时候,都是三点睡,七点起。累的时候,我心里骂骂咧咧的,因为这事情就是如此消耗你。前不久去中日友好医院找专家做体检,做完后专家说:放心活着吧,啥毛病没有!哈哈,开心,所以现在熬夜没心理负担。不过我总是告诉自己,过了初创期会好的,我坚信一定如此。沉浸于琐事不是一个CEO该做的正确的事情,但是初创时非如此不可。我先忍着吧。

  传媒狐:你自己工作投入比较多的是哪个部分?

  武卿:我工作投入最多的,还是打磨产品。产品第一,啥都不能取代它在我心目中的重要性。 《硅谷大佬》项目最初定6月播,但是我不满意,硬是延期三个月,这期间无数次修改、打磨。团队很累,我更累,因为一个人又做总制片人,又做总导演。项目管理、内容生产、公司管理全在我这里,别人替不了我。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是个推土机,天天推大量土方;又像个机器人,不能带有情感情绪,一旦有情绪内心会乱,活儿就会停,一停活儿就会迂堵。

  谈媒体人创业的优势和劣势

  传媒狐:央视经验带给你什么帮助?

  武卿:不单是采访,更多的是思维方式、处理问题的能力、节目模式原创等。当然有帮助,但是事物都是两面的。怎么说呢?既然出来创业,我就不希望身上还有过去的东西,但是我发现这些东西不能轻易脱落。比如我出镜还像个主持人,太专业了。我希望自己看起来像个人,而不是主持人。因为这个,我把所有自己的评论部分重新录了一遍。

  传媒狐:获得前同事的帮助吗?

  武卿:这一年,许多人帮助过我,没有人的帮助走不到现在。和过去的同事微信联系不少,但是还没有去麻烦他们,需要时我不会客气的。我离开后,没有感受到任何人情冷暖或世态炎凉,本来做好心理准备感受一番。因为此前央视的朋友告诉我说,他们离开后,过去捧着他们的某些人就如何如何。但是我没有碰到这种情况,很开心,说明交的朋友都是真朋友,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一年我太少参与社交。

  传媒狐:媒体人创业的优势在哪?

  武卿:媒体人创业优势多多,单兵作战能力强,信息来源广,在专业领域功夫较深,人脉资源丰富,长于策划。

  传媒狐:那劣势呢?

  武卿:至于劣势,我观察周围创业的媒体人,觉得各有各的劣势。但有一些是普遍存在的:离开大平台,你得知道一切都得靠自己,靠人品,靠手艺,靠口碑。脑子里不要有任何幻象,这点特别重要。还有凝聚团队能力差。观察很多媒体人创业是存在这个问题,不会管理。刚开始我也是,想自己干一切,也是因为过去节目做得不够,有点憋坏了,老想干点具体的活儿。

  传媒狐:创始人的角色是什么?

  武卿:创始人就是个司机,第一把握好方向,第二找好性能优质的轮胎,第三把油加够。烦恼即菩提,痛了就懂了。所以我说,管理这东西就是得实践。学了理论不实践,跟实践后再看理论不一样。我理解的创业的本质就是找到合适的人,然后给钱、赋能、给自由和信任。人的因素是第一因素,很多问题表面看着是事出了问题,深入思考发现是人的原因,我就是这么思考和解决问题。

  传媒狐:满意现在的团队吗?

  武卿:老实讲,我对现有团队还不满意,能力没有达到我的要求。好比一把剪刀,我要锋利的,他们还有点钝。我定了计划,项目结束后大家休假一周,总结一周,培训两周,慢慢沉下来思考,磨刀霍霍地把他们磨锋利点。创业团队的成员,必须特别优秀。创始人在这个问题上,不要看什么帖子指教,不要人云亦云,你必须花时间去找最牛的人,说服他们加入!作为一个司机,你必须开性能卓异的名牌车,劳斯莱斯、阿斯顿马丁,不要开奥迪,尽可能地抬高眼界吧。

  传媒狐:奇霖需要什么样的伙伴?

  武卿:五个考量因素:共同的愿景、价值观相似、人品、态度、能力。最新的诉求,内心必须强大,玻璃心的不要,能力必须优秀,必须犀利。凑乎的,一般般的,不要。除了这五个方面,别的都不重要。

  谈创业产品的选择

  传媒狐:为什么关注科技互联网?

  武卿:定下目前的关注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发展战略,对我来说是个意外。生活中,一不留神出现的一个人就改变了你的命运。一个硅谷投资人出现,改变了我的创业方向。这个硅谷大牛叫 Joe Lonsdale ,国内很多人以为Peter Thiel是全球第一大大数据公司Palantir创始人,岂不知真正的创始人是Joe。而且创办此公司时,他刚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去年8月Joe受《创业家》杂志邀请来中国,当时我投资人介绍我认识了他,Joe的“用科学技术修复传统产业和不完美的世界”的价值观吸引了我。后来我停下来之前准备的国内拍摄工作,和团队一起学习做研究,硅谷来回地沟通了四个月,又在硅谷拍摄一个月,节目后期做了八个月。

  传媒狐:除了Joe,还有什么佩服的人吗?

  武卿:我很佩服一个人,二更的创始人丁峰。二更走得比很多同行者都快,为啥?我觉得丁峰就是那种又懂内容生产又懂运营的人,从一开始他的战略就比别人的好。媒体人做内容没问题,运营内容就不行。这点很要命,刚创业我就意识到了这点,所以玩命学习。因为又懂内容生产又懂运营的人才特别少,所以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必须成为这种稀缺人才。定下这个目标后白头发多了不少,但是人年轻了好多,有挑战啊!这真的很不容易,但是我跟投资人说了,明年你们等着看我吧,我会成为运营高手。

  传媒狐:硅谷采访行程是怎么安排?

  武卿:原来想得特美,在美国拍摄完了,大家玩几天,我还要去探亲。结果忙到去亲人家只有三个小时。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每天六点半起床、吃饭、化妆。七点上路,八点到了拍摄地准备拍摄,九点正式拍,忙到夜里七点收工。这个时大家都累了,上车就睡。回到家继续工作,很少在凌晨三点前睡。原来以为这么折腾回国得病一场,结果回来胖了,身体特好。等后期开始耗脑子,人就开始爆瘦了。

  传媒狐:中美互联网创业圈子有什么不同?

  武卿:我有很多话想说。我希望消费互联网领域,不要再这么浮躁、喧嚣。也希望政府更多支持科技创新,企业家们沉下来真正做科技创新,要让做创新的人活得更有尊严。中国的投资界真正想成就创业者梦想的投资人太少了,风险投资业需要再培育几年。真正想服务社会的创业者也太少了,希望这种情况得以改变。我始终不认为创业的第一诉求是钱,但是国内很多人无论做投资还是做企业,第一诉求都是钱,这是不对的。我知道自己说这话会有人骂,我不理他们。这跟高尚卑贱无关,这是个战略问题,也是个方法论问题。

  传媒狐:你怎么判断选题价值?

  武卿:我会站在用户角度判断。因为我自己就是这类内容的用户,我是个创业者,知道自己需要啥。我选那些对我有帮助的公司,这通常包括创始人是个超牛的人,他们想帮这个世界解决一个难题,一直踏踏实实做着,他们的价值观是我认同的。我特别受不了浮躁浮夸的人。

  传媒狐:为什么《硅谷大佬》选择长视频呢?

  武卿:奇霖传媒的第一波产品《硅谷大佬》,一共六集,每集在40-45分钟。但是量产后,还是短视频为主。《硅谷大佬》这类项目精心打磨,必须有深度,有品质,经得起时间考验,值得被人收藏。在时间长度上必须有保障。《硅谷大佬》只用了我们在美国拍摄素材的十分之一,我们还有大量素材沉睡。用不了多久,奇霖传媒就会在硅谷设立分公司,我们在当地会有一支团队,专门拍摄硅谷部分,这些多会以短视频方式呈现。我始终坚信:大家不是不看长片,而是没有值得看的好长片。你做得又难看、又没用,又长,谁看? 长度不是问题,品质好坏、信息的新鲜有用度、风格的“反常度”才是问题。将来量产的节目,长度不会超过15分钟。

  传媒狐:给目前的奇霖打几分呢?

  武卿:我还没法给奇霖传媒打分,因为它还小――它不走寻常路,默默无言一年不吭声;它也不被周围的气氛裹挟,安安静静“慢创业”。我只能给我做了一年的深度报道项目《硅谷大佬》打分。不客气地讲,从最终呈现上我给它打95分,还有5分失在天生不足。前期拍摄时和硅谷的大佬们沟通限制多,拍摄条件不够充分;从专业能力上讲,我给它打98分。我们干活儿,要么不干,要干必须干到最好。

  传媒狐:对一年后的奇霖有什么想象?

  武卿:两点打算,以不受时间和地点局限的国际视野,不急不慌的沉静状态,不偏不倚的中立态度和优质视频内容,报道中国、美国、以色列科技创投圈,好好服侍目标用户,中国科技互联网领域创业者,尤其是那些真心想做科技创新的人。

作者:张耀升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