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观察 > 正文

制造假新闻删越战照片 政要媒体围攻Facebook算法


2016年10月09日 ⁄ 共 3578字 ⁄ 字号


  阅读这篇文章,你将可以看到:

  一张普利策获奖照片被算法认为是情色图片直接删除,Facebook立刻遭遇“群殴”。

  虽然扎克伯格一直否认Facebook是媒体,但小扎已经被认为是“全球最有权力的编辑”。不过这个编辑手下没有人工小编,只有算法。

  算法究竟是什么?有人说,Facebook和谷歌都像是黑匣子,除了里面的人之外,没有人理解算法。所以《卫报》说,小扎需要一个编辑

  文|张耀升

制造假新闻删越战照片 政要媒体围攻Facebook算法
 

  一张43年前的普利策照片,让全球社交龙头Facebook被挪威首相、媒体围剿。

  上个月,挪威作家艾格兰在Facebook上传了七张战争照片,其中有张是1972年越战中,美籍越南摄影师黄公崴拍摄的《燃烧弹女孩》,这位女孩叫潘金淑。这是越战最经典的照片之一,甚至赢得普利策奖。

  但是Facebook的算法却将这张照片判断为传播色情信息,直接删除。没想到,此举引爆了挪威媒体和不少越战当事人的反对,批评Facebook算法存在问题。

  9月9日,Facebook终于低头承认他们自己的错误。

  采用算法,裁撤人工编辑,Facebook正在走怎么样的路?

  全球最有权力的编辑

  Facebook误删《燃烧弹女孩》,引起了挪威首相不满。

  挪威首相索尔伯格9日得知误删消息后,愤怒地在Facebook发文,“这张照片塑造了世界历史,它记录了恐惧的孩子逃出战争,Facebook审查这张照片根本做错了,这限制了言论自由。”

  索尔伯格的立场很坚定,她支持善良、开放、自由的舆论环境,无论是网络或其他形式的讨论都可以,但她拒绝Facebook这种审查制度。

制造假新闻删越战照片 政要媒体围攻Facebook算法
图:挪威首相索尔伯格发文批评Facebook

  结果索尔伯格的文章和照片似乎是惹毛了Facebook,她的贴文很快就被Facbook撤下。堂堂一名挪威首相的文章,为了张越战照片被美国社交媒体撤下,结果让整个挪威都沸腾了。

  不只挪威首相,就连挪威报纸《挪威晚邮报》想用同张照片报道Facebook误删事件时,也被Facebook给撤下来了,理由同样令人傻眼。

  《挪威晚邮报》收到Facebook寄来的一封警告信,“我们限制显示裸体的内容,限制Facebook用户接触敏感内容,任何展示人体生殖器、裸臀、女性全裸乳房的照片都将被移除。”

  Facebook的荒唐行径让《挪威晚邮报》主编韩森彻底无言了。

  韩森9日在《挪威晚邮报》头版上,刊了一封给Facebook CEO扎克柏格的信,他在公开信中提到,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他都不会将这张照片撤下。

  韩森告诉扎克柏格,你的算法无法判别儿童色情或是战地照片,这是你算法的问题,但是你甚至对那些批评你的人进行审查,还有言论自由可言吗。

  “马克,你是全世界最有权力的编辑。即便是像《挪威晚邮报》这样的报纸,我们也很难避免跟Facebook合作。这种能够编辑全世界的权力和义务,不应该只是藉由你们在加州办公室中的算法完成。”

  其中,“你是全世界最有权力的编辑。”这句话被全世界不少媒体引用了。

  的确,对传统媒体来说,即便有100万个编辑,也不如一个掌握流量渠道的扎克柏格有力量,上不了Facebook,某种程度也是对内容的编辑审查。

  9日下午,在网友群起愤怒的情况下,Facebook态度终于软化了,“我们决定恢复在Facebook被移除的这张照片,也将调整审查机制,允许Facebook用户未来也能分享此照片。”

  Facebook称,认同照片的历史及对世界的重要意义。因为它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普利策照片,所以允许分享这张照片,比保护用户去移除这张照片来得重要。

  但是Facebook所造成的伤害和疑虑已经难以弥补。

  扎克柏格:Facebook不是媒体

  作为平台,Facebook的中立性一直饱受质疑。

  Facebook的热门话题(Trending)功能,普遍被认为是用来执行话题筛选。

  热门话题会透过算法或是人工编辑,寻找目前网络上最热门的话题或新闻,在每个话题底下,还会有简短文字介绍该话题。这个功能的挑选机制,将会决定什么新闻在Facebook会得到更多的流量。

  于是,媒体们纷纷想办法讨好算法或编辑的偏好。

  如今误删《燃烧弹女孩》照片的事情爆发后,《挪威晚邮报》主编韩森的话给了全世界媒体不少启发,媒体不只质疑Facebook算法的可靠性,甚至对算法本身的中立性也产生了质疑。

  韩森的公开信中提到,“我写这封信给你,是因为我担心世界上最重要的媒介用一个专制的方式,试图限制自由,而不是扩展拓展自由。”

  当筛选信息的中立性产生偏差时,它所影响的信息自由将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根据Facebook的统计,今年第二季Facebook 增加了6,000万的每月活跃用户,每月活跃用户的数量达到了17.1 亿。所以Facebook对于信息的筛选,影响十几亿人。

制造假新闻删越战照片 政要媒体围攻Facebook算法
图:Facebook的MAU用户成长

  扎克柏格不断重申,“Facebook不是个媒体或出版商。”

  的确,Facebook本身并不是生产原创内容的平台,可以避免将自己视为一个媒体,但相反地,Facebook是个信息筛选器,它决定了哪些新闻可以被看到,那些不行,它超越了媒体,成为媒体的生态平台。

  Facebook拥有超越所有媒体的权力,但是不承担相应的媒体责任,让它有可能成为媒体的敌人。

  《Facebook效应》的作者大卫•柯克派屈克认为,“Facebook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新闻来源。因此应该义不容辞的做好自己的公众角色。”

  中立性的问题,已经让Facebook吃了不少苦头。

  算法无敌,砍了人工编辑吧

  除了中立性之外,裁撤热门话题的人工编辑也造成严重后果。

  8月底,Facebook砍掉了整个编辑团队。人工编辑消失之后,热门话题推出了新版本,内容全部交由工程师的算法决定排序,或是要不要出现在用户的页面上,燃烧弹女孩的照片,也是算法去判断的。

  根据科技网站TechCrunch的报道,Facebook热门话题的算法,可能是只有基于与话题相关的文章及贴文数量,相当原始,但是跟过去的人工编辑比起来,也许可以消除中立性的疑虑。

  曾经担任Facebook的人工编辑的员工告诉《卫报》,在Facebook当热门话题编辑是她一生中最糟的工作经验。团队管理相当糟糕,而且虽然Facebook推荐的话题看起来很多元,但内部对于女性的歧视却是无所不在。

  从2014年以来,在热门话题负责编辑的40到50名员工中,已经有15名员工离职。

  所以说,裁撤人工编辑对于这些员工也许是种解脱,对于公司来说,也省去了一笔人力成本,听起来相当不错。

  不过在Facebook开除人工编辑后第三天,算法的不成熟就带来了严重后果。《华盛顿邮报》发现Facebook的算法推荐了假新闻,严重污蔑了福斯电视台的名誉。

  该推荐指出,《霍士新闻》因发现福斯电视台女主持人Megyn Kelly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而遭到开除。事后,Facebook也针对此事发表了道歉声明。

  即便Facebook想使用算法来排除人工影响中立性的疑虑,但是大家都是知道,真正影响中立不是这些编辑,而是Facebook的高层,他们才是决定什么该出现的“头脑”。

  简单来说,算法服务于Facebook高层,也许是扎克柏格,而不是用户。

  南加州大学安嫩伯格创新实验室的前主任乔纳森•塔普林批评,“Facebook和谷歌都像是黑匣子,除了里面的人之外,没有人理解算法。”

  这次Facebook误删了《燃烧弹女孩》,不管是人工还是算法,塔普林认为Facebook都需要检讨,“这编辑可能只是22岁,然后他妈的不知道这张燃烧弹照片的重要性。”

  也许Facebook可以借着算法删掉照片,但历史是删不掉的。

  43年后,照片中的主角潘金淑移居到了加拿大多伦多,她勇敢地面对自己的过去,“如果我摆脱不了这张照片,我就该与它和平共处,而这是我的选择。”

  潘金淑最后成立了国际金基金会,帮助战争中的儿童重建学校和家园。

  扎克柏格今天饱受批评,并不只因为误杀越战历史,或是利用Facebook平台管控那些质疑自己的人,而是Facebook没有承担起一个媒体平台的责任。

  从长远利益来看,Facebook不可能用算法解决所有突发的问题。

  让算法“真的”服务用户也许是个好主意。

  英国《卫报》认为越战照片事件对扎克伯格而言可能是一个转折点。文章说,小扎需要一名编辑。小扎需要承认自己是“全球最有权力的编辑”,然后采取有效措施来为自己分发的内容负责。

  “Facebook需要好好想想自己作为一个出版人的责任,如果不这么做,类似事件应该还会不断发生。”来自哥伦比亚大学数字记者中心的艾米丽说。

作者:张耀升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