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观察 > 正文

记者还得会编程?新媒体时代记者生存术升级

2016年11月08日 ⁄ 共 4016字 ⁄ 字号

  阅读以下文章,你可以看到:

  俗话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新媒体时代,记者只会采访跟写稿两个武器真的不够吗?

  媒体观察网站Journalism在9月29日推出了一篇《为什么记者应该学会编程?》,引起了欧美记者的注意。

  报道中Journalism采访“代码23街”的创办人奥斯曼,这是专门教导女性编程的学校。奥斯曼鼓励新闻从业人员学习编程,尤其新闻是个以男性为主导的行业,女性记者如果能够建立编写代码的能力,能让她们有新方式去呈现新闻。

  在中国,记者在互联网时代要学编程已经不是新闻。

  虽然不少媒体要求记者拥有多样化的技能,但是记者真的需要这么多专业吗?或者说,为什么不能专注在文字和采访,再跟其他专业人士配合呢?讨论的声音在媒体圈此起彼落。

  为此,传媒狐特别整理了几样记者在新媒体时代可以具备的技能,大家可以看看自己具备了几项,想学习哪一项。

  文|张耀升

记者还得会编程?新媒体时代记者生存术升级
 

  记者需要学编程和数据分析吗?

  关于记者需不需要会写程序,这个问题已经被提出来很多次了。

  数据工厂创始人黄志敏告诉传媒狐,“学编程也有能力上的区别,不一定说要做到多强,但记者最好有编程基础,知道编程能做什么,知道过程是怎么样,你才可以去跟负责编程的去沟通。”

  现阶段不少记者学习编程是为了数据分析,所以编程难度不会太高。2006年,地图资料网站EveryBlock创始人阿德里安•哈罗瓦描绘了数据新闻的雏型,他认为记者应该拿出结构化、机器可读取的数据,抛弃传统新闻的繁琐文字。

  除了业界关注,学界也在栽培记者的编程能力。2015年,哥伦比亚大学针对记者开设名为Lede的新闻硕士项目,专攻数据新闻。参加Lede项目的记者将会学习如何编程,还有如何处理数据和图表。

  哥大新闻学院创办人普利策曾说过,“我的想法是将新闻作为一种崇高的知识分子的职业,用实践的方法鼓励、教育现在、将来的从业人员。” Lede数据新闻的项目,也许承接了普利策“开创”的想法。

  曾参加Lede项目的记者王小丹指出,“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我接触到超过20种软件及编程语言,以供处理不同类型的数据。”

  但不是每位记者都有时间参加学校课程,对于编程有兴趣的记者朋友,国际记者站推荐三个自学网站,分别是Codecademy、Lynda.com、Harvard online courses。其中Codecademy提供免费编程课程,包括Python、JavaScript和Ruby三种语言,也包括H5所需要的HTML和CSS。

  其实除了学生或年轻记者,黄志敏认为资深记者也能学个编程,“一样是需要学习的,自己了解一下,体会一下,对工作是有好处的。”

  学习在社交媒体收集和核实信息

  记者信源来自社交媒体的频率越来越高,但却越来越不真实。

  社交媒体成为记者主要信源不是偶然,因为社交媒体的丰富性、即时性都是过去线人或外部爆料所不能相比。前CNN记者费利佩•斯特芬(Felipe Estefan)认同这个观点,“在新闻采访过程中,记者可以使用社交媒体找到关键信源。特别是在偏远地区,民众可以提供实时信息。”

  根据公关公司万博宣伟(Weber Shandwick)2014年发布的《亚太地区媒体从业者的数字化 生活》报告指出,记者使用通讯应用、门户网站、社交媒体寻找新闻线索的比例超过五成,分别是通讯应用(55.2%)、门户网站 (52.5%)、社交媒体(50.8%)。

记者还得会编程?新媒体时代记者生存术升级
 

  报告也指出,有68.8%的记者在社交媒体上找突发新闻。但是记者不只要具备在社交媒体收集线索的能力,还要确认线索的真实性。不少记者为了抢快引用社交媒体的信源,这并没有不好,但是有时会忘记核实信息的真实性。

  数字第一媒体(Digital First Media)编辑史蒂夫•巴特瑞认为,面对网络信息,记者该有三个态度:(1)具有判断信息的敏感、执着、怀疑和技巧;(2)知道消息的来源和可靠性;(3)是否有合理的文件证明事实。

  巴特瑞举了个例子。2014年曾有小飞机迫降纽约市布朗克斯区的高速公路。跟进记者最早在Twitter上发现,几个推送说小飞机迫降纽约的高速公路,于是记者关注了纽约几个官方Twitter帐号,查看有没有推送迫降事件的相关信息。

  最后记者联系了纽约市消防局,确认网上收到的信息,同时要求他们提供更多细节。联系官方的途中,记者也不忘用社交媒体客户端TweetDeck查看相关讨论。

  记者的态度很明确,未核实前暂时不报道,直到信息得到验证。

  记者需要学习剪辑音频和视频

  近年记者们也在探索视频或音频新闻的可行性。

  我们先来谈音频新闻,音频新闻我们并不陌生,因为过去广播也是以音频的形式传播,但是音频新闻比起广播的制作要容易许多。

  在音频新闻制作上,BBC新闻学院给了几个比较实务的意见。BBC认为音频的导语应该告诉听众这篇报道跟什么有关,还有为什么听众应该听下去,一开始就要抓住听众的注意力。除了好的开头,也要把新闻的来龙去脉讲清楚。

  在音频新闻的录音中,BBC新闻学院认为采访应该要让录音质量好一点,才能让听众听清楚对话内容,同时利用现场环境的音效让听众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针对记者在音频新闻的学习和制作,国际记者网给了六个方便记者制作音频新闻的工具:Opinion、oTranscribe、Free Music Archive、PhotoPeach、SoundCite、Clammr。

记者还得会编程?新媒体时代记者生存术升级
(音频应用Opinion介面)

  其中传媒狐特别介绍Opinion。Opinion可以在手机上简单编辑音频,同时也可以分享音频,很适合实地报道的记者。但是Opinion的缺点是它是付费应用,而且只支援iOS系统。

  跟音频一样,视频也是记者在新闻现场能呈现的形式。

  而且随着近年短视频在国内走红,视频新闻的重要性也在逐年上升。跟传统电视台的节目制作不同,现在记者大多使用自己的手机来进行拍摄,甚至在手机上完成剪辑然后推送。

  尼泊尔多媒体记者罗杰尼希•班达里(Rajneesh Bhandari)在国际记者网采访中提到,“手机是快速拍摄视频、编辑和完成任务的伟大工具,你不用携带很多东西,你只需要一个手机,一个轻型三脚架,或一个针形话筒。”

  过去的3年中,BBC对旗下1,000名记者进行移动报道的培训,而且发给记者3,000台智能手机支援他们的新闻报道。

  BBC新闻学院的萨利•韦伯提供了几个制作视频新闻的诀窍,首先开头和结尾的画面要干净,而且同一个事件要多拍几个不同角度,累积素材以方便剪辑。最后还要注意故事连续性,比如人物用的是哪只手、东西的摆放位置、人物的外表等是否一致。

  国际记者网推荐了几个适合记者做简单视频剪辑的手机应用,分别是Videolicious、FilmicPro、Videon、iMovie、Voddio、VideoPro Camera、Splice、Cute CUT。

记者还得会编程?新媒体时代记者生存术升级
(Spark Pro的使用介绍)

  但是传媒狐要介绍一款名叫Spark Pro的应用,它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采访需要摄影师的问题。Spark Pro好处在于操作简单,有基本的视频编辑功能,而且不会浪费记者多少时间就能做出高质量的视频新闻。

  但是对于有专业需求的记者朋友们,传媒狐还是推荐去学习Adobe Premiere Pro或是Final Cut Pro。

  相较于20年前的制作环境,帮新闻配上一段音频或视频,也许是个经济实惠的选择。

  直播、VR这些新技术也要学

  目前最火的直播,不只网红能用,连新闻也能派上用场。

  部分媒体就要求视频记者要有现场直播的能力。今年邯郸洪灾中,《新京报》派出了视频记者林斐然前往邯郸灾区,带来第一手伤亡消息,即使灾区手机信号不好,林还是带来了3条快讯,2条报纸稿件,4条视频和最重要的2段直播。

  目前国内记者使用的直播工具尚未统一,但国外记者普遍使用Facebook作为直播的平台。

  Facebook的Live直播功能无疑是国外媒体的新宠,因为技术门槛低,Facebook帮纸媒、网络媒体、广播电视提供了直播渠道,可以推送新闻事件最新情况、追踪报道。

  Facebook执行官扎克柏格认为,“Live就像是在你的口袋放了台电视摄影机,所有拿手机的人,都有能力向全世界做推送。”换个角度看,也给了记者向全世界推送新闻消息的能力。

  除了直播,VR最近也成了记者学习的项目,即便VR产业尚未成熟,但《纽约时报》很早就推出了VR新闻应用“NYTVR”。《纽约时报》杂志总编杰克•西尔弗斯坦(Jake Silverstein)指出,“通过虚拟实境的沉浸式体验,我们得以将读者置于报导的中心。”

  在国内,VR新闻早就不新鲜了。新华社在今年G20大会就用上了全景摄影。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教授孙振虎在《人民日报》采访中表示,“VR新闻的独特性在于它将空间感扩充的同时,延伸了受众的感官体验。”

  相较于昂贵的VR拍摄设备,其实记者也可以用手机拍出简单的VR。安卓系统里的谷歌相机是个好选择,它里面有全景拍摄模式。在iOS系统,你也可以下载谷歌街景应用拍全景照片。

  看了这么多新时代记者必备技能,相信不少记者朋友已经晕了,即便是活到老学到老,可能也没办法学这么多东西。但是这些技能,其实只是辅助记者去呈现事实的工具,去把故事说好的工具。

  黄志敏也认为学习新技术是好事,“你要知道VR或视频怎么制作,大家才有办法进行沟通。”对新技术的了解,也能带动新闻团队的配合。记者们也不用担心,新技术崛起不代表文字就是弱势,一篇好的文字报道也能抵过高成本的VR新闻,所以核心还是在故事。

  普利策说,“倘若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只,新闻记者就是站在船头的t望者。”

  如今,记者也顺着潮流成了新技术的t望者。

作者:张耀升